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别叫爷娘娘 作者:相琪 (二)

时间:2020-09-07 09:42标签: 轻松 穿越
第五十章 床头看戏 岭蓝卿和凌非同时看向池冥竹,一同蹙眉,这个问题还用问吗?怎么不问点实际的? 谁知。。。 男!柳含烟内心挣扎了许久,还是如实回答,谁叫那家伙的话说得那么绝?断子绝孙就算了,反正他也没想过要孩子,关键是不是男人。不,他是男人,
第五十章 床头看戏 
 
  岭蓝卿和凌非同时看向池冥竹,一同蹙眉,这个问题还用问吗?怎么不问点实际的?
 
  谁知。。。
 
  “男!”柳含烟内心挣扎了许久,还是如实回答,谁叫那家伙的话说得那么绝?断子绝孙就算了,反正他也没想过要孩子,关键是不是男人。不,他是男人,一个男人被说成不是男人是最大的耻辱,也并不怕什么神明,而是很久以前就开始和池冥竹势不两立,如果被他看笑话那就真是有点…
 
  “啪”凌非手里的毛笔瞬间落地,张着嘴定定的看着桌子上的木牌,仿佛灵魂出窍了般。
 
  最震撼的莫过于岭蓝卿,和凌非的表情如出一辙,最后以极慢的速度转头,因为他不想一下子接受这个事实,当真的看到柳含烟那张苦涩的脸后,心,瞬间碎裂,很多年前她嫁给了父皇,虽然没有几个人知道,毕竟父皇把他藏了起来,可是从那时候起大家就知道他是女人,怎么……
 
  不,他不相信,惊愕的伸手摸向了对方的胯下。
 
  花错雨一惊,瞬间躲开站直身躯怒喝道:“你干什么?”
 
  如此愤怒的表情还是岭蓝卿第一次见,这也证实了一切,伸在空中的那只手慢慢捏紧,发出了清脆的骨骼声,双瞳似乎快要脱眶而出,眼泪那么瞬间落下,浑身都颤抖了起来,收回手沙哑地问道:“为什么?”
 
  带着鼻音的声音让人着实心疼了一把,池冥竹则幸灾乐祸地看着花错雨,还算你小子有人性,兴奋啊,终于看对方出糗了一回,而他不知道他这个问题是真的害了一个男人的心。
 
  花错雨冷漠的仰头道:“我也从来没说过我是女人吧?”
 
  “呵呵!好一个从来没说过!”岭蓝卿已经痛到不能呼吸,慢慢站起身颓废地走了出去,同样像失去了灵魂一般,刚毅俊朗的面庞上泪水一颗接一颗,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有时候碰到感情的事,或许男人真的比女人更脆弱。
 
  冷驭鹰这才明白这几日为何觉得奇怪了,因为他也是男扮妇装,总会有那么一点点直觉,冷漠地问道:“你的身份是什么?”
 
  “花错雨!”
 
  冷驭鹰心里一惊,是他?惜花楼的人,怪不得内力如此雄厚,传闻花错雨男生妇相,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时都是那么的令人疯狂,被称为天下第一美女第二俊男,还以为都是别人在信口雌黄,看来不假。
 
  甜香也很惊愕,看向主上那若无其事的样子就明白主上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了,哎!以前也见过一次花错雨,为何自己就看不出来?所以说主上就是主上,变了样照样能认得。
 
  花错雨依旧温柔坐在椅子上看着凌非道:“怎么?傻了?”他是男人她不是应该高兴吗?为何一副完全惊呆了的模样?
 
  凌非见他伸手过来要摸自己的额头,赶紧躲开尴尬地说道:“继……继续!”慌乱的把木牌收回,然后捡起毛笔画了个四方形,又快速地摆上,一双小手颤抖得厉害,能不震撼吗?心里都快翻江倒海了,男人……一想到自己昨晚的行为就想狂吐不止,带把的……带把的……自己居然去勾引一个带把的,而且还差点就引火自焚,老天爷,为何你总是用你的天雷来轰我?欺负我没避雷针吗?
 
  问仇见凌非无限排斥楼主是男人的事就心里一阵温暖,冰冷的面庞有了稍微的柔和,因为最起码她没排斥过自己,不过现在也可以看出来这个家伙是真的只喜欢女人,为什么呢?只听说有圈养男宠的事,可没听说过有女人和女人的事,真是惊世骇俗,不过她不排斥自己就好了。
 
  每一次看着她和楼主亲亲我我就心痛如绞,仿佛有几万根针在突飞猛进地刺入般,这是他第一次认真去看的女人,第一个他下不手的女人,第一个用一年寿命来换的女人,第一个令他愿意自残也不愿伤害他的女人,感觉是那么的微妙,从来就不知道感情为何物,在楼主眼里自己只是一条听话的狗,所有人见到自己都会心惊胆颤,只有这个女人,是那么的不同,明知道自己是杀手却还说什么“陪我一起睡”的话,而自己在快死的一瞬间居然想到的不是惜花楼而是她,这算是爱吗?
 
  如果是的话,我该怎么办?还有一年的命了,难道上天注定自己要做一个一生都会痛苦的人吗?双手占满鲜血,是不是就算到了地府也会被冤鬼缠身?无论是活着还是死去都要承受生不如死的滋味吗?
 
  凌非率先抽了一张,暗自捏紧木牌,颤声道:“不用抽了,我……我选……真心话!”
 
  “主子,人没事吧?奴婢看您好象有点不对劲!”甜香关心的审视着凌非的一举一动,那手怎么抖这么厉害?花错雨是男人真的有这么惊讶吗?
 
  “胡说!我哪里不对劲了?你们问不问啊?”烦闷地反驳,其实心从刚才就在一直狂跳,虽然她还没爱上花错雨,可他妈的一想到自己说的那些恶心话,呕…如果你是个女人,然后一个妇扮男装的人和你亲亲我我,接吻,你还抚摸她的身体,你他妈的难受吗?想起来都要吐死了。
 
  和岭蓝卿还有弦音那都是出于帮忙,就跟和哥们互相打炮一样,完全没有任何的邪念,可是这不一样啊,自己对她满脑子都邪念,还想摸他的隐私部位,如果他没阻止的话,自己……哎哟不能想了,花错雨,谢谢你阻止了,我谢谢你全家。
 
  花错雨也有些懊恼,凤眼抬起,冷漠地看着池冥竹,好似在说“现在你满意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