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贱妾生存法则+番外 作者:打字姬(下)

时间:2020-09-16 09:43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宅斗 婚恋
法则之44 似乎有记忆开始,姜四与我便无一日不在明争暗斗。 我承认无论心机抑或手段,姜四皆胜了我不止毫厘。 到如今我得以毫发无损地离开姜家,在其他姐妹看来,是因为姜四她不如我。 怎会是不如我呢? 姜四她,明明是不如二十姨娘,不如我那个诡诈J-IAN猾
  法则之44
 
  
  似乎有记忆开始,姜四与我便无一日不在明争暗斗。
  我承认无论心机抑或手段,姜四皆胜了我不止毫厘。
  到如今我得以毫发无损地离开姜家,在其他姐妹看来,是因为姜四她不如我。
  怎会是不如我呢?
  姜四她,明明是不如二十姨娘,不如我那个诡诈J-IAN猾的生身母亲。
  看着姜四在堪堪触到我时,竟被她身后摔作一团的婆子们扯到裙带,转瞬间跌伏在地,我强自定下心神,坐稳身子,终是认出了婆子里得母亲授意的那一个。
  “群青,快些扶四小姐起来。”
  姜四回瞪了那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婆子,我却未给她时间观瞧,叫住正急欲上前护我的群青,扶倒在地上的她从旁落座。
  “四姐姐也真是太过心急,可是有磕碰了哪里?依妹妹说呀,这几个婆子都应该拖下去领罚。”
  刚刚的情形,因为太过突然,姜四她未曾回头看到。姜七则为了避开姜四,整个人都躲藏在我背后,更来不及看出端倪。
  倒是群青因站在房门口,得以在人群之外瞧个明白。她初时暗盯住秦嬷嬷的目光,藏了掩不住的惊诧意味。
  想是这群婆子会突然摔倒,皆因为秦嬷嬷动了手脚。
  “求四小姐、五小姐饶命!”
  “刚刚是她推了我!”
  “我推你?还不是因为她踩我的脚!”
  “我不是故意扯住四小姐的,我……”
  “你还撞到了我的胳膊呢!”
  秦嬷嬷倒是做得隐蔽。听说了要领罚,众婆子七嘴八舌地争辩起来,可最后竟无一人说得清刚刚那一室混乱的起因。
  “都住嘴!”
  姜四几不可察地揉揉额角,点了其中的两个婆子道:“方嬷嬷、田嬷嬷都是我带来的人。虽说刚刚是田嬷嬷扯住我,方嬷嬷却也有撞到其他嬷嬷的错。待回到姜府去,我的人我自会教训。”
  说过了自己的人,她又一指其余的几人道:“至于另几位嬷嬷,皆是在母亲那听命的。此番前来,母亲将嬷嬷们借给了我,我断不能恩将仇报,反治罪于嬷嬷们。”
  姜四欲施恩于下人们,先声夺人地唱起红脸,却并不意味着那白脸的角色,就一定要由我来唱。
  “众嬷嬷既然人人有错,虽法不责众,却总要有个说法。”拍了拍我身后的姜七,拉她站在旁侧,我指了指替主母当差的几个婆子,对她说道:“既然岚公子叮嘱过,要父亲他亲自过来接你,你住在岚府的这段日子,总应该多几个人照料。这跨院里下人极少,又不熟悉你的好恶,姐姐唯恐他们会怠慢了你。正巧今日四姐领着家里的嬷嬷过来,妹妹你挑两个留下,就当是让她们将功补过好了。”
  这番话既言明了岚棠之意,令姜四再不能带姜七回去,又暗地里替姜七做出选择,自然而然地给了秦嬷嬷一个机会。
  姜七必会选她。
  果不其然,姜七指了指嬷嬷当中的秦、蒋二人。
  秦嬷嬷与蒋嬷嬷皆得正房器重,自姜七孩童时起,便已然照料于她。姜七选出了这两人留下受过,姜四则保全了其余婆子们的安危。母亲不动声色地先行请托了秦嬷嬷,而我借姜八之手,悄然将这嬷嬷留下。
  一出戏,红脸白脸,皆有人唱,幕后台前,编排俱佳。
  “姨娘你可真是要了老身的命!四姑娘回府之后,若想通这其中干系,老身只怕将命不久矣!”
  “怎会?”
  以姜四的手段,敢暗地里给她使绊子的,一旦被她捉住,只可能生不如死。
  柔柔一笑,将这句实情掩过,我宽慰着对秦嬷嬷道:“嬷嬷既已有那般搅水的好手段,心里便定当清楚才是。白天之事,姜四就算是苦思冥想,亦不会将你我想到一处。”
  秦嬷嬷俯身称是,继而又问向我道:“四姑娘玲珑肝肠,却定难看出老身依二十姨娘的请托行事。既如此,姨娘你又是如何看出来的?”
  “二十姨娘曾说过,母亲她手底下的人,实则暗分了诸多派系。母亲她明白‘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对这事只表面上装作不晓。既已得母亲默许,我们二十房的自然也要为将来打算,故而她暗中联系了母亲手下一人。我从前虽不知那人是谁,今日却得了嬷嬷相助,这其中关联自然不言而喻。”
  二十房在姜府中势单力薄,大房那里的线人便是我们最趁手的兵刃,亦是生死关头最后的救命稻CAO。这样重要的人,母亲她从来只亲自联系,我也是直到今日,才得以肯定那人是秦嬷嬷。
  “可老身向来自认为手脚利落,姨娘怎么会从中瞧出破绽?”
  “嬷嬷您何不问她?”
  真不知秦嬷嬷当时是如何害那些人跌倒的。到了这会儿,群青的目光里仍是灼灼的崇拜之意。
  顺着我单手所指,秦嬷嬷转头向群青看去。那妮子倒也不臊,仍直直地盯住秦嬷嬷,眼睛里只差放出来精光。
  “想学?”
  被她这模样逗笑,秦嬷嬷一咧嘴,扬眉问她。
  “嗯嗯!”
  群青忙点头如捣蒜,开心得像个傻子。
  “嬷嬷您见笑了。这妮子长在岚府,从小就没见过什么厉害招数。毕竟岚府同姜府的情况相异,在这里倒也用不上那么多伎俩与手腕。”
  话已出口我才发觉,这话听起来倒有些“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惆怅。假如听在那些仍身处姜府内院,挨明枪抗暗箭的姐姐妹妹耳中,只怕我会被戳着脊梁骂“矫揉造作”,说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二十姨娘若听闻了此话,定当欣慰。她挖空心思将姨娘送进来,所图还不是姨娘能平安喜乐?”
  拍了拍我的手,秦嬷嬷站起身子,指指书房的方向道:“若老身出来太久,七姑娘准得寻我。再说那蒋婆子,亦不是省油的灯。姨娘将我和她一并留下,虽在四姑娘那里混淆了视听,可老身更得小心行事才是。”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