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贱妾生存法则+番外 作者:打字姬(上)

时间:2020-09-16 09:45标签: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宅斗 婚恋
文案: 本文又名《寡廉鲜耻庶小姐手撕伤风败俗穿越女》,小妾斗妓子,场面一度十分残暴。 本文再名《男主他每天都想放弃治疗》,女二穿越前是心理医生。(排雷:男主有心理疾病) 文案一: 你试过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么? 姜五试过。 作为天秀型宅斗选手,
文案:
 
本文又名《寡廉鲜耻庶小姐·手撕·伤风败俗穿越女》,小妾斗妓子,场面一度十分残暴。
本文再名《男主他每天都想放弃治疗》,女二穿越前是心理医生。(排雷:男主有心理疾病)
 
文案一:
你试过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么?
姜五试过。
作为天秀型宅斗选手,姜五日盼夜盼,总算盼到了给人做妾。
摩拳擦掌来到夫家,她却发现……
姜五:说好的“与人斗其乐无穷”???
 
文案二:
姜家的五姑娘有个心愿,想当个合格的妾。
为此,她苦心钻研已久。
直到她遇上岚棠那个疯子……
姜五掩面:“若能重来,我一定改习医术,治好岚少爷的疯症。”
岚棠冷笑:“哦?这就是你的心愿?”
姜五发抖:“我、我一定改习治家之道,当个合格的正房夫人!”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宅斗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五 ┃ 配角:岚棠,红觞 ┃ 其它:贱,现实,妖孽女
一句话简介:贱妾手撕穿越女
 
 
  法则之1
 
  
  我有一个再聪明不过的母亲。
  江州富贾多,船娘更多。在这众多的船娘之中,一个连牌子都挂不上的贱娼,却攀上了城内数一数二的财神。
  既能挤得进后院的脂粉堆里,气煞花船上的清红倌人,那么这贱娼无疑,是皮相与伎俩皆备的。
  至少在外人看来,至少从正房那位至十九姨娘看来,母亲她应该是内外兼修,智勇双全的才对。
  而由我这亲生骨R_OU_来看,母亲她不过是清醒而已。
  我的母亲,姜家的二十姨娘,清醒得令人胆寒。
  “从我的肚皮里爬出来,你就别妄想着去傍哪家的嫡长少爷!”
  这话是私下无人时,母亲她最喜说与我的。
  别房的姨娘们,都还做着母凭女贵的春秋大梦,母亲已在忙着,将我培养成完美的妾。
  是了,母亲太过清醒地认知着一切现实。
  姜老爷的第二十房小妾,为什么能从水畔连了串的烟花游船里脱颖而出?
  只因为,男人瞧她顺眼。
  在船上,不争那分毫自己不该得的,她安静、本分,却满足了客人们对于妾的全部想象。
  只要用过,就会称好。
  这其中,便包括了用过一次,尚觉不够,于是干脆买进家来,物尽其用的姜大财主。
  “那时,姨娘平日里既不见出挑之处,何来被爹爹他用过的那一次呢?”
  我费力地跪在榻上,弯身后仰,以手去触脚踝,不忘匀下气息,好奇自己的母亲。
  “你这死丫头,这么多年了,还不开窍?姨娘怕是要替你CAO一辈子心!”
  她朝下按按,转手敲打起我的腰侧。
  “别紧绷着,再放软一点。”
  终于,我看似柔美轻盈地以手触踝。
  母亲满意一笑,用染了蔻丹的指甲抿住鬓边碎发。
  “那时姨娘我为什么不出挑?呵,你瞧见哪家的花魁娘子,轻易能赎得身?咱们老爷可是舫中常客,我暗里已盯他好久。”
  她娇妖袅娜地俯下身来,凑至我的耳旁。
  “谁说妾不应争?五姑娘你记住了,应该你算计的,一分都不能少!”
  *
  “姜五,想什么呢,这么用心?快过来……”
  主母夫人正紧扯着嫡出的姜七小姐,另一手缓缓招呼于我。
  “你若慢了,这些个新鲜样子,就都被她们这群不客气的给挑走了。”
  主母她表面上,倒是笑得慈爱!
  姜府的小姐们如同蝇蚁,哄抢着各式绸缎。
  对主母感恩戴德般惶惶一笑,我急匆匆挤进人群,加入了抢夺中。
  自然,是没抢到什么亮眼花色的。中规中矩又些许媚俗的芍药纹样,粉得直把人的胃口都腻了去。
  抱着这匹缎子,我俯身,朝正房柔柔拜下。
  “多谢母亲。”
  倒是讽刺极了……
  因为是妾所出,我便只能唤生母作姨娘。
  而一旦张了口来,我的母亲,便只能是正房这位。
  同我以母女相称的“慈蔼”妇人,瞧过我怀中抱的缎子,满意点头。
  旁侧一无所获的姜七小姐,满脸不解与怨怼。她却全然不顾,只褪下手腕上的镯子,递给了我。
  翡翠包金。
  “这、这,女儿不能要的……”
  利落干脆地扑通跪下,我埋低了头,怯怯作答。
  “唉,你这姑娘,也不知二十姨娘是怎么教养的,半点没她的爽利劲儿。偏倒是怎么瞧,怎么惹我喜欢。”
  正房声音里透着的,满是愉悦笑意。
  “这镯子,你必须收。实非给你,而是要犒赏你那姨娘。乖孩子快拿去,她见了准会喜欢。”
  话说到此,我便不推辞,伸手接过。
  澄灿的金黄配着森碧的翠色,比起怀中的粉腻缎子,还要招人侧目。
  正房平日里不会戴这样子的饰物。
  既然今天她特地为母亲备了一件,我便如何也不能拂了这份美意。
  *
  母亲的小院子里,倒是不见人影。我放下抱回的那匹缎子,正要出门去寻,蛐蛐儿便搀着母亲走了进来。
  “怎么?可是磕碰了哪?”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