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恃婚而骄 作者:妖妖逃之(三)

时间:2020-09-16 09:14标签: 爽文 热血 都市
第224章 月票加更 林清浅下楼时,客厅已经没有人,刘妈让人把冰箱里的沙冰送来。 亲自帮她拿调羹,林清浅连忙接过来,刘妈,我自己来就好。 她是N_AIN_AI身边的人,伺候自己就是纡尊降贵。 刘妈笑,清浅小姐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没变。 林清浅微笑,是吗?
第224章 月票加更
    林清浅下楼时,客厅已经没有人,刘妈让人把冰箱里的沙冰送来。
    亲自帮她拿调羹,林清浅连忙接过来,“刘妈,我自己来就好。”
    她是N_AIN_AI身边的人,伺候自己就是纡尊降贵。
    刘妈笑,“清浅小姐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没变。”
    林清浅微笑,“是吗?”
    刘妈想了下,又道:“也不是,好像变的更好了。”
    林清浅吃了一口裹着水果的沙冰,冰凉酸甜,心想:其实也没有变的多好,只不过是终于做回自己原本的样子。
    刘妈让她慢慢吃,起身去厨房张罗。
    林清浅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慢悠悠的吃着沙冰,直到快吃完的时候,江砚深终于下楼了。
    江砚深瞧着她把一碗的冰都吃下去了,在旁边坐下,直接抽走她手里的调羹,“别吃了。”
    碗底都是一些水和细碎的果R_OU_,林清浅也不想吃了,“你母亲呢?”
    “被老太太罚跪在祠堂。”江砚深漫不经心的语调,仿佛那不是他母亲一样。
    林清浅眨眼,“这算不算是原谅她了?”
    男人拉住她的手,不轻不重的捏着,语调慵懒,“我父亲去世多年,要不是这次闹的满城皆知,老太太才懒得管她那些破事。”
    林清浅思忖,免不了要担心,“她对你心存怨念,李达顺也不是善茬,等李如珠出来,我怕——”
    “那就让她永远别出来。”男人敛眸,眼底的寒光一闪即逝。
    林清浅反手掐了下他的掌心,“不准胡来。”
    江砚深掠眸看她一脸认真的样子,知道她是担心自己,薄唇噙笑,“好,我答应你。”
    江老太太留他们吃晚饭,林清浅也不好拒绝,跟着江砚深留下了。
    开席之前,江崇敬从外面回来,江老太太也下楼了。
    吃饭的时候,老太太还特意把林清浅叫到自己跟前,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分量。
    江崇敬和吴素云看在眼里都没说话。
    江云深吃醋道:“N_AIN_AI真偏心,以前都是我坐您身边的,现在都让大嫂坐了。”
    江老太太睥睨他,啐了他一口,“你个小兔崽子要是有浅浅这么贴心,我啊天天让你坐我身边吃饭。”
    江云深不服气:“我不贴心怎么了,再不贴心也是您亲孙子!”
    江老太太:“捡的。”
    江云深委屈道:“爸妈,你们看N_AIN_AI……”
    一桌子人都被他逗笑了,餐桌上的气氛也就没那么尴尬,多了几分家的味道。
    林清浅吃过晚餐就要回去了,江老太太拉着她手,再三叮嘱,让她寿宴那天一定要来,否则自己会不高兴的。
    林清浅招架不住她的热情,只好点头答应了。
    江砚深见她一直拉着林清浅的手不放,等着有些不耐烦,直接从她手里抢走林清浅。
    “好了,N_AIN_AI,我送她回去了。”
    拉着林清浅就走。
    江老太太无语几秒,冲着他的背影啐了一句:“臭兔崽子……弄得我好像会跟你抢一样。”
    刘妈在旁边偷笑:“您不会吗?”
    江老太太扭头瞪了她一眼,眸光看向他们的背影充满了欣慰……
    ------题外话------
    第三更(1000+)下一个月票加更是175的时候,大家加油呀!为了狗男人和女鹅的幸福O( ̄▽ ̄)O!明天见。
 
第225章 ”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疼的“
    月朗星疏,黑色的迈巴赫平稳的疾驰在空旷的柏油路上。
    车厢内静谧又昏暗,林清浅将车窗降下三分之一,窗外的凉风吹了进来,亲吻着她的发丝。
    江砚深侧头,视线落在她的小脸上,“怎么了?”
    她有心事,他能明显察觉到。
    林清浅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N_AIN_AI的寿宴,兰市的豪门是不是都会出席?”
    江砚深颔首:“老太太在兰市还是有些威望,大半都会到场。”
    林清浅又犹豫好一会,“那我要是在N_AIN_AI的寿宴上闹出点小C-H-A曲,N_AIN_AI会不会怪我?”
    江砚深漆黑的眼眸盯着她白皙素净的脸颊,心生警惕,沉吟道:“只要不是再甩我一次,以N_AIN_AI对你宠爱的程度,不管你做什么她都不会生气。”
    “………………”
    林清浅无语失笑,之前在婚礼上公然悔婚是给他造成了多大的心理Y-IN影啊。
    江砚深低头轻薄她的脸颊,低哑的嗓音道:“想做什么就做,天下来我给你撑着。”
    林清浅余光扫向他精致的五官,总觉得他是洞察到什么,转念又觉得不可能。
    毕竟连自己都没好该怎么做。
    凌晨三点,窗外忽然刮起了大风,窗户没关,挂在阳台上的衣架来回撞动,发出的声音惊醒了林清浅。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