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迷惘之森 作者:淡魂L

时间:2020-09-16 09:38标签: 情有独钟 成长 校园 虐恋情深
文案 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李未历,已经度过了二十二年怅然若失的苦闷人生,他抗拒那个曾经嗤之以鼻的无聊社会的同时,身上又发生了一系列变故。在他坠入幽怨深渊之际,先后邂逅了三个对他而言至关重要的女人,这三个性格迥异的女人在不同层面给他以极大鼓舞,使
文案
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李未历,已经度过了二十二年怅然若失的苦闷人生,他抗拒那个曾经嗤之以鼻的无聊社会的同时,身上又发生了一系列变故。在他坠入幽怨深渊之际,先后邂逅了三个对他而言至关重要的女人,这三个性格迥异的女人在不同层面给他以极大鼓舞,使稚嫩的少年在伤痛中一步步走向成长……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未历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治愈与致郁,孤独灵魂的成长之旅
立意: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哭泣。愿每个迷惘仿徨的人都可以得到救赎。 
 
 
 
 
  第 1 章
 
  
  空气中浮荡的薄雾遮住了些许视线,目之所及尽是影影绰绰的树木,抬起头来也望不到天空的颜色,四下既无飞禽亦无走兽,只是偶尔有几缕光线艰难地越过茂密的丛林洒落在地上。置身于这片高大又广阔的森林,只能感受到S-HI漉漉的空气和一丝丝腐烂的味道,没有丁点生命的迹象,这里的一切既真实又模糊,甚至连思想也变得朦胧起来,我究竟是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不得而知。我到底要干些什么?想不起来。只是浑浑噩噩地在这里踱来踱去,渐渐地脑中变得空空如也,迷失在这片幽静的森林里中……
  就在我逐渐变得麻木,思维几近停滞的时候,忽然发现周围的世界天旋地转,原本的森林扭曲为黑色的漩涡,而我则处于漩涡的中央,眼看着自己的脚一点点陷进去。我想要喊叫,却发不出声音。我想要挣扎,却甩不动手臂。直到我完全被黑暗所包裹,突然一切又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光芒,无数的光芒的从四面八方照S_H_è 过来。我睁开沉重的双眼,发现自己回到了世界,我的世界。
  原来是梦,我摸了摸刚才贴在玻璃上的半边脸,似乎有些发烫,又用手擦了擦嘴角流下的口水,窗户上还残留着一些痕迹令我有些不好意思。余光扫视了一下坐我对面的男生,正戴着耳机专心致志地玩手机,似乎没有发现我刚才的丑态。随后我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用手背蹭了蹭被我弄脏的窗户,清理完毕后开始靠着窗户发呆。
  不知谁家的小孩在嚎啕大哭,一度盖过了身后几人的打牌声,空气中缓缓飘来油腻的泡面味,丝毫不影响推车而过的列车员声嘶力竭地叫卖各种小商品。坐我旁边的老爷爷和老N_AIN_AI时不时地用我听不懂的方言交流些什么,声音虽然很大但感觉不像在吵架,唯一能确定的是他们既不是北京人也不是太原人。
  这辆由北京开往太原的绿皮火车疾驰在华北平原上,除了偶尔经过的城市以外,一路上都是成片的良田与一望无垠的天空,广袤而又孤寂,令人心往神驰。
  眼下这嘈杂的车厢里让我觉得格格不入。
  人啊,为什么总喜欢吵闹。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不太像个人。
  我体会不到人类丰富多彩的感情。
  我喜欢的东西很少,讨厌的东西却很多。
  我对很多事物都容易感到厌倦。
  人类的悲欢离合在我看来尽是闹剧。
  我并非遗世独立,超凡脱俗的存在。
  我也没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高尚情CAO。
  我只是一具没有欲望,没有梦想,不会思考,不会腐烂的尸体。
  不止一次有人说过我很温柔,因为从未见过我发脾气。
  没发过脾气是真的,但只有我知道,那不是温柔。
  那是Y-IN暗而又枯燥的东西。
  如果要用词语来形容的话就是麻木,抑或是无感。
  没什么东西可以触动我,我也不觉得什么东西重要,一切对我而言都无所谓,没有珍视之物,所以不会生气。
  我,是残缺的,是虚伪的。
  这样没有意义的Y-IN暗人生,已是第二十二个年头。
  虽然两座城市之间的高铁早已开通,但我仍旧选择了稍慢的火车,毕竟只要多花两个多小时,就可以省下一多半的钱,这笔钱对于并不富裕的大学生来讲不是个小数目。而且我也不着急赶回去,只要远离了工作,对我来说怎样都好。在旅途中度过一个悠哉的下午并不是一个坏选项,我已经记不清上一次度过这样悠闲的时光是什么时候。
  在北京实习了四个多月之后,我按照学校的要求返校进行毕业论文的开题答辩。材料都已经准备妥当,回校之后稍加整理应该就差不多了。论文指导老师刚好是我的班主任,几年下来相安无事,没给她留下什么坏印象,因此从一开始论文选题时就对我照顾有加。经过她这段时间以来的悉心指导,我想开题答辩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但这并非我最想要的结局,比起顺利结束,我更期待其中能出一些差错,好让开题答辩可以延后一点,那样我就有理由在学校多待一些时日。并不是因为喜欢学校,只是想尽量远离那无聊透顶的工作。
  真是没出息啊,明明马上就要毕业,再也无法躲进象牙塔了,怎么还想着逃避?我心中都忍不住要嘲笑自己。
  从火车站出来之后我拖着行李箱搭乘公交,挤公交的人还是很多,比北京也多。因为太原是座没有地铁的城市,公交是人们最主要的公共交通方式。在建的地铁几年之后才可以投入使用,想必那时我早已不在这座城市。
  中间换乘一次后到达学校已经是傍晚,4月的天气温暖宜人,微风拂过面庞的感觉十分舒适,余晖把天空连同云彩染成了非常漂亮的橙红色,我贪婪地享用这一切,甚至希望时间可以就此停留。
  故意放慢脚步在校内兜兜转转,太阳像是在玩捉迷藏似的,一不留神便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弯月,夜幕已然降临。我的宿舍在顶楼,连拖带拽地把行李箱运到6楼可真不是件轻松的事,尤其对我这种不擅长运动的人来说。
  气喘吁吁地推开门之后,我把行李箱随手丢到一边,一屁股瘫在椅子上,阔别四个多月的宿舍还是熟悉的样子。右侧的床上、桌上都杂乱不堪地摆放着各种私人物品,地上也堆放着脏衣篓和臭鞋子。零食的包装不偏不倚地散落在垃圾桶周围,垃圾桶外侧沾有黑色的污垢,里面则散发着诡异的味道。左侧却是另一番景象,一张床上的铺盖被卷了起来,床下面的桌子上空荡荡的,只有一层薄薄的灰——这是我的。另一张床则被整整齐齐地铺好,就连被子也叠的跟豆腐块似的。下面的桌子很整洁,只摆了几本书和一台笔记本电脑。桌子面前的人正在看电视剧,但他发现我以后立马摘下耳机热情地跟我打了声招呼:“呦,历哥回来啦!”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