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火吻 作者:桑玠(下)

时间:2020-11-11 09:59标签: 都市情缘
第37章 五感 歌琰在幻境里看到歌父歌母还有歌芊芊的时候, 她的心理防线已经近乎要被击溃了。 虽然她的潜意识不断地在告诉她,面前的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能够见到死而复生和苦苦追寻都找不到的人, 这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充满着太过巨大的诱惑力。 常人怎么
第37章 五感
  歌琰在幻境里看到歌父歌母还有歌芊芊的时候, 她的心理防线已经近乎要被击溃了。
  虽然她的潜意识不断地在告诉她,面前的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能够见到死而复生和苦苦追寻都找不到的人, 这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充满着太过巨大的诱惑力。
  常人怎么可能会知道,她在多少个r.ìr.ì夜夜里无法入眠地思念着歌父歌母,只要她一闭上眼,眼前出现的就是她父母面目全非地躺在她面前的模样。
  然后就是循环往复的噩梦,入睡之后往往会满脸泪痕地惊醒过来,而后再次累极睡去。
  又有多少人能够理解, 失去双亲的同时她还与手足姐妹失散了, 这么多年来怎么找也无法找到对方的踪迹,她又是多么地绝望。
  而当这三个她最挚爱的人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即便她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不真实的,她还是会忍不住地想要去离他们更近一点。
  哪怕只是能够再拥抱他们一次, 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所以,当幻境里的歌父歌母还有歌芊芊在看到她要朝他们走过去的那一瞬间,就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往后快步离开时, 她犹豫了一秒,还是抬步追了上去。
  她想去问问他们,为什么他们看到她会不笑呢?
  以前他们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满脸笑容地看着她、陪伴着她。午后的yá-ng光里, 歌母总是会亲昵地揉揉她的脑袋,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上一口,唤她一声“小火姑娘”。
  她那个时候年纪小,还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不好听,噘着嘴问妈妈为什么老要这么称呼她。
  然后歌母就会说:“因为你就是妈妈生命里最明媚的火种, 妈妈看到你,就会想要勇敢。”
  后来他们一家人在巴黎旅行时突遇暴恐袭击,歌父和歌母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她和歌芊芊紧紧地护在了怀里。
  所以她和歌芊芊才能毫发无损,而歌父歌母却被乱枪扫s_h_è而死。
  当时她躲在歌母的怀抱里,只能感觉到歌母被子弹击中时身体的震颤和受到钻心疼痛的闷哼声,可即便是这样,歌母从始至终都没有松开过拥抱着她的手。
  后来有过很多次,她回想起当时的情形,都会想,为什么世界上会有那么伟大的人。
  为什么会存在那么无私、那么伟大、那么勇敢的父爱和母爱。
  这也就是为什么,她后来会给自己起名为火吻。
  因为她爱的人觉得她就像火。
  所以她愿意亲吻火焰,向火而生。
  她其实还想问问那背对着她在远离她的三个人,他们难道一点都不想念她吗?
  他们分开了那么久那么久,她已经独自行走了好多年,她还是好想念他们。
  她想念歌父总是宠爱纵容地告诉她,让她努力往前奔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因为爸爸妈妈一定会支持她;她想念歌母在厨房里烘焙的蛋糕香和温柔地叫她“小火姑娘”时尾调上扬的嗓音;她也想念歌芊芊像条小尾巴一样整天整天地跟在她身后,软声叫她“姐姐”,想要她陪着一块儿玩。
  即便她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了,即便她现在已经能够像火一样独立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即便她现在已经能够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可她还是好想念他们。
  她好想家。
  她好想她的家人。
  她好想回到过去,她想做那个什么都不会、只会依靠在他们身边撒娇的“小火姑娘”。
  所以,在看到他们逐渐越走越快、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时候,她本能地就感到恐惧。于是她努力地、毫不犹豫地往前狂奔,想要去追赶上他们。
  也就是在那一瞬间,她在现实的空间里,即将要义无反顾地撞上镜子墙。而蒲斯沅也在同一时刻挡在了镜子面前,让她撞上自己,避免了她头破血流的下场。
  那一撞,也让她终于从幻境里半脱离了出来。
  她的神志其实还是有一些恍惚的,幻境里的那三个穿着白色衣服的身影消失不见,而她在现实中落入了自己面前这个男人沉静温柔的双眸里。
  她听着他在自己的耳边不厌其烦地说着些什么,他的声音就像是有魔力一样,渐渐的,她觉得自己的神思也好像终于从脱离掌控的崩溃边缘、从幻觉的悬崖边缘,被一点一点地拉了回来。
  在她听到他说,她刚刚看到的那三个人都不是真实的,因为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人、永远不会对她吝啬笑容,她终于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回到现实的边缘了。
  在脱离幻境前,她想要再和面前这个她发自肺腑去信任的男人确认一遍,到底什么才是真实的。
  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她什么才是真实的。
  在他垂眸亲吻她手心的那一刻,在他告诉她,他喜欢她的那一刻,她终于从幻境里回来了。
  -
  歌琰眼睫微微颤抖着,看着握着她的手的蒲斯沅。
  他亲吻过她的手心之后,便将头转回来,专注地看着她。
  她也一动不动地回视着他,而她刚刚陷入幻觉中僵硬迷离的眼眸,也已经彻底恢复了清明。
  寂静的镜子迷宫中,她轻敛了下眼眸,从蒲斯沅轻握着自己的手掌里,慢慢地将自己的手给抽了出来。
  但是,这只手并没有离开他的脸颊。
  歌琰抬起手,轻轻地将指尖落在了他的眉心,而后慢慢滑过他的额头、眉间、挺直的鼻梁……最后,停留在了他薄削好看的嘴唇上。
  世人常说薄唇的男人也薄情,常人眼中的他,也确实有些冷厉果决。
  她最开始也觉得他不像个凡人,甚至以为他根本没有正常人的情感。
  但是,她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错得离谱。
  因为一次又一次,她看到了他这幅冰冷的皮相下,骨子里最深沉的温柔。
  这份温柔,是常人都无法拥有、也无法做到的。
  是他对这个世界最澄澈的善意和不求回报的守护。
  而现在,他将他心底深处最浓墨重彩的那一抹温柔,给了她。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