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大明之五好青年 作者:木允锋(六)

时间:2020-06-29 11:01标签: 穿越时空 宫廷侯爵
第295章 民意裹挟 和马茂才谈妥石油生意的杨信,跟着那帮举子昂然走向长安左门 后者在前面。 他们近三百人举着惠世扬,恍如展览般在京城的大街上走着,两旁闲人纷纷停下围观这堪称奇观。 而惠世扬依然在哭泣。 实际上这时候他已经昏头了,都到这一步他已经没
第295章 民意裹挟
  和马茂才谈妥石油生意的杨信,跟着那帮举子昂然走向长安左门……
  后者在前面。
  他们近三百人举着惠世扬,恍如展览般在京城的大街上走着,两旁闲人纷纷停下围观这堪称奇观。
  而惠世扬依然在哭泣。
  实际上这时候他已经昏头了,都到这一步他已经没有撑下去的必要,像韩爌这样当机立断才是真正聪明人,但他很显然没有韩爌这样的头脑,完全处于错乱状态的他,除了哭也没别的选择了。他真不是什么聪明人,整个天启朝他自始至终就是被东林党当枪使,一个陕北人冲的比南方人还勇猛,之后在诏狱住了几年到崇祯才出来。
  不过诏狱生活让他成熟了,他也就像现在一样饱经沧桑终于浑浑噩噩了。
  李自成要他投降,他就跑去给李自成高喊天生老臣,以遗陛下,李自成兵败他就在京城投降多尔衮老老实实等着封官。
  然而……
  一等就是三年。
  多尔衮始终没垂青于他啊。
  最后他只好回家,后来绥德一个副总兵起兵反清,据说邀请他加入,但这次反清转眼失败,他之后就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
  总之此刻的惠世扬,在短短一个时辰里,经历着恍如快进般的人生,在两旁闲人们欢乐的笑声中,被自己家乡的举子们高举在半空,一边展览着一边走向皇城内的礼科。在他们后面杨信信马而行,不时和路边问候的人打着招呼,很快就在人群中看到了卢象升等人,后者和宋应星几个站在一起,宋应星依旧在用仇恨的目光看着他。
  杨都督挥手致意。
  然后就那么随着陕西举子们进了长安左门。
  礼科。
  “大胆,尔等何人敢擅闯!”
  程注挡在门前,看着涌来的举子怒斥道。
  后者理论上是不能随便进承天门的,但有杨都督押送,他们就是把惠世扬抬进乾清门也能做到。
  “简直是胡闹,来人,把这些混账东西赶出去!”
  旁边兵科的都给事中福建漳州人蔡思充出来喝道。
  “蔡科道,你好大的官威啊!”
  杨信从后面上前说道。
  蔡思充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很干脆地回了他自己的地盘。
  六科都在这片廊房,这个机构职责很多,并不仅仅是对圣旨做最后审核,同时也包括档案管理,新闻发布之类,总之皇宫这决定政务的三大机构,司礼监相当于皇帝的私人助理,内阁相当于秘书处,六科就是办公厅了,其实还有个传达室是通政司。六科都给事中掌印,左右给事中副手,后面数目不等的给事中,数量有最多的限制,但最少这个就看缺了以后是否任命及时了,万历时候有过一科曾经短暂没有过给事中。
  惠世扬的隆重登场,让各科给事中,办事的官员,甚至抄邸报的,统统都跑出来议论纷纷地看着。
  还有和陕西举子打招呼的。
  这样的肯定是陕西人。
  也有怒斥这些举子胡闹的。
  这样的肯定是南方人。
  总之被杨信这一闹之后,大明的南北矛盾瞬间激化,甚至已经有不同属籍的给事中对这个问题展开争执。
  这种时候其实就算有北方籍的保持冷静,明白杨信其实是包藏祸心,但他也不敢站出来说什么,尤其是五千多各地举子已经齐聚京城时候,他们只要敢站出来给对方仗义执言,立刻就会被自己家乡那些愤怒的举子淹没。
  武献哲等人为何在这件事上如此卖力?
  这家伙是万历三十一年的举人,这是第四次考会试了!
  虽然原本历史上他其实是二甲,包括聂慎行也是二甲,但这时候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会考中,已经考了十年的他不能放过任何机会,包括马茂才其实也考了好几届,原本历史上他这一次还没中,一直到下一科才中。这些人真得都陷入一种狂热状态,已经十年甚至十几年都落第的人,有这样的好事怎么可能放过,而这汇聚京城的五千举子,真正这一科解送的只有一千多,剩下绝大多数全是这样反复考的。
  他们也一样。
  这时候那些各省官员必须站在自己家乡一边。
  否则他们家乡士绅是真敢刨他们祖坟。
  你自己考出来了,当上官了,现在却帮着外人踩自己乡亲,毁了自己乡亲们的机会?
  你这是背叛!
  刨祖坟都是轻的,雇佣土匪杀全家都有可能。
  谁敢?
  惠世扬就是榜样。
  没看见韩阁老都当机立断了!
  “放开我!”
  被举着的惠世扬骤然高喊一声。
  吏科门前原本混乱的人群瞬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愕然地看着他。
  然后就看见惠世扬腿也不断了,直接在半空中一翻身掉下来,紧接着从地上爬起,双手抹了把脸上的泪痕,昂然地整理一下凌乱的官服,从聂慎行手中夺过他的官帽,并且一脸傲娇地戴上……
  “让开!”
  他怒喝道。
  前面的乡党们赶紧分开。
  而程注等人依旧堵在门前,静静地看着他。
  “诸位,不用做事吗?”
  左给事中Y-IN沉着脸喝道。
  “元儒兄想好了?”
  程注似笑非笑地说道。
  “诸位,我等皆陛下之臣,自从殿试之后此身即陛下所有,既然是陛下旨意自然必须遵从!”
  惠世扬义正言辞地说道。
  很显然他也终于当机立断了,话说东林党终究不能保护他的祖坟啊。
  “都露出真面目了!”
  程注冷笑着说道。
  后面几个南方籍给事中一片鄙夷的目光看着惠世扬,后者义正言辞地走上前推开挡路的他们,那些士子想要跟着进去,但却被程注等人拦住,不过倒也不用担心里面出意外,毕竟陈奇瑜和李精白还在里面。惠世扬进去后,陈奇瑜立刻将那份圣旨交给他,而程注等人始终没回头,只是冷眼旁观般看着外面,很快陈奇瑜就拿着圣旨出来……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