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大明之五好青年 作者:木允锋(二)

时间:2020-06-29 11:05标签: 穿越时空 宫廷侯爵
第059章 三桂啊,叔叔带你去看金鱼 事实上直到第三天,也就是从京城启程后的第八天,京营的骑兵们才陆陆续续到达山海关 而且编制全无。 完全就是放羊一样,将领不知道军官在哪儿,军官同样不知道自己部下的士兵在哪儿,三千骑兵在官马大道上从抚宁一直拖到山
第059章 三桂啊,叔叔带你去看金鱼
  事实上直到第三天,也就是从京城启程后的第八天,京营的骑兵们才陆陆续续到达山海关……
  而且编制全无。
  完全就是放羊一样,将领不知道军官在哪儿,军官同样不知道自己部下的士兵在哪儿,三千骑兵在官马大道上从抚宁一直拖到山海关。而主将江应诏自己和三百多精锐家奴也是同一天到达,虽然他们是上午,但明显也远超期限,不过他应该是故意这样做的。毕竟他就算早到,也一样是要忍受熊廷弼的羞辱,这样还不如干脆和部下一起,反正熊廷弼不可能因此拔出尚方宝剑……
  他可是京营副将。
  “江副将,这就是你的精兵?连义勇都能做到的,京营的精骑居然做不到?”
  熊廷弼似笑非笑地说道。
  此刻他们就在山海关城头,看着外面那些三三两两,恍如被驱散的溃兵一样的京营骑兵,而已经到达的都被安置在了城内校场上,一个个毫无秩序地争抢着饮食。
  江应诏低头不语。
  “熊公,我们一人好几匹马自然要快的多,您要是也给京营的兄弟一人三匹马,想来他们四天就到了!”
  杨信说道。
  “本官做事何须你C-H-A嘴!”
  熊廷弼脸色一沉喝道。
  “熊公,我可不是您的兵马,杨某虽奉旨赴辽东杀敌,但我们可不是朝廷的官军,您这个辽东经略以军法还管不到我一个河间庶民头上。我杨信就不喜欢藏着掖着,有什么话都直说,您这场考核本来就有点强人所难,骑兵日行多少有定数,夏侯渊也不过八天一千里,汉朝的里还短,算成咱们大明的里也不过七百多点。京营的兄弟八天走近七百里,都已经堪比魏武的精锐骑兵,难道这还不够?您要让他们和蒙古人西征一样,平均一天推进两百里也行,先给他们一人配上四匹马再说。”
  杨信很不客气地说。
  江应诏很意外地看着他,显然没想到杨信会给他们说好话,双方之间原本没有任何交情,实际上也没有任何交集。
  “这样说来倒是本官的不是了?”
  熊廷弼冷笑道。
  他看起来一副对杨信多少有些忌惮的样子。
  “经略,是末将治军无方,请经略赐罚!”
  江应诏赶紧说道。
  “算了,你这笔账就暂且留着等以后再算,也省得被人说熊某什么都不懂,故意强人所难,!”
  熊廷弼看了看杨信,站起身冷笑着说。
  说完他拂袖而去。
  江应诏擦了把冷汗,然后向杨信拱手说道:“杨老弟,谢了!”
  “小事而已,兄弟也在京城混了这么久,说起来京营的兄弟也就是自家兄弟,熊经略法度虽然森严些,但终究也是为了诸位兄弟。咱们这是去上战场的,就目前这京营,江公觉得遇上建奴是什么结果?熊经略最多斥责一下顶了天打几板子,但建奴可是会要咱们命的。”
  杨信说道。
  “杨老弟,我又何尝不知?只是这京营不好管,江某不过一个副将,可这些官兵的亲戚里面一个副将算什么,都督,公侯都有的是。京营就是这样,从成祖皇帝到如今,那些勋贵之家全塞这里面,在京城的确就是些领粮饷的士兵,可到了外面谁敢管他们,那真是能背后使坏的。除非是陛下派个公侯伯来统帅,否则像江某这样的真管不了,可这时候京城那些公侯伯又有谁会去辽东冒性命危险?”
  江应诏诉苦说道。
  “不好管你也得管,熊经略可是记住这次了,虽说没做什么,但下一次要是你再犯在他手中,那少不了是要算总账,他那尚方宝剑可不好惹。”
  杨信说道。
  江应诏一脸忧郁地点了点头。
  “杨兄弟,这情江某记着了!”
  他紧接着说道。
  他不知道杨信转头就去找熊廷弼拿他当笑话了,这根本就是两个无良的家伙合伙演戏吓唬他,熊廷弼的确不想要这支京营,想借此把他们撵回去然后留下他们的马。不过在杨信和陈于阶劝说下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他也知道自己的资历不够,对辽东如李家这样的军头缺乏威慑力,如果有这三千京营在身边,那无疑想抓谁砍谁就一句话了。尤其是杨信所说的内部整肃,一旦开始大规模整肃势必造成那些辽东豪强的反抗,这种时候辽东那些将领明显不如这些京营的可以说近卫军好用。
  但吓唬一下还是必须的。
  尽管不太想得罪人,但江应诏也知道自己得做做样子,当天晚上他就把最晚到达的五十多名士兵,直接绑在军营外抽了鞭子,然后全部撵了回去。
  剩下的骑兵状态大变,一下子全都肃然起来。
  第二天继续北上。
  熊廷弼依然命令京营必须在天黑赶到中后所,然后他就带着亲兵径直走了,杨信和京营一起,包括陈于阶也依旧同行。
  不过这一次京营明显开始拼命了。
  他们一路狂奔到前屯卫,仅仅是略作休息喂饱了马,就在江应诏的催促下赶紧启程,硬是咬着牙坚持,最终在夕阳西下时候,完成了这趟一百二十里的急行军,看见了远处的中后所,这时候一些士兵已经在马背上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可能坠落了……
  “看看,这男人的毅力就像女人的沟一样,挤一挤总会有的。”
  杨信笑着说。
  “我倒是听那些传教士闲聊,他们说泰西的女人,都是以露沟为美,而且用类似咱们女人主腰一样的衣服把腰勒得喘不动气,再把上面顶出大半个。而下面裙子却用撑子尽可能撑起来,恍如倒扣的茶杯一样,帽子上还得装饰着艳丽的羽毛。甚至就连男人都是如此,而且无论男女都喜欢在身上缀满一种饰物,他们叫。”
  陈于阶做思索状。
  这家伙显然还没累着,虽然他经常口口声声说自己手无缚J-I之力,但就凭他带着雇佣兵追杀仇人的光辉历史,那也不是什么真正手无缚J-I之力的。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