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大明春色 作者:西风紧(三)

时间:2020-07-04 13:07标签: 甜文 爽文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第一百五十二章 熊掌 恍惚之中,他在尘封的记忆深处,想起前世的旧事。小时候语文不太好,每次写日记作文、都非常费劲。不过他很快找到了一个套路,那就是随便挑一件破事,然后心里冒出两个小人,各代表正邪两方打架虽然每次都是正方获胜,但字数很快就凑够
第一百五十二章 熊掌
  恍惚之中,他在尘封的记忆深处,想起前世的旧事。小时候语文不太好,每次写日记作文、都非常费劲。不过他很快找到了一个套路,那就是随便挑一件破事,然后心里冒出两个小人,各代表正邪两方打架……虽然每次都是正方获胜,但字数很快就凑够了。
  不料长大后真的变成了矛盾的人。他儿时是个内向早熟的孩子,长大后不断遇到不公,变成了个愤怒的青年。
  于是有时候他非常理智沉着、讲道理,很向往那些高比格、有风度的人,而且他还有不少自我感觉良好的爱好,比如养花;可一旦情绪上头,却又容易极端、粗暴。
  所以当他知道前世女友要去傍大款、弄钱给她爹治病时,他的选择是Lū 了多家小贷,去搏一把。然后女友非常生气,她的话也很有道理:结果是她什么也没得到,还被情感绑架、背上了个包袱。
  ……听说燕王府已经在收拾东西了,要举府搬到京师皇宫。但高阳郡王府还无甚动静,朱高煦打算临走前、直接打开府库,把里面值钱的东西装车走人。
  郡王府一如往常。朱高煦从后面的园子,一直踱步到前厅门楼,又返回去。不知在府邸上走了多久。
  他心里有很多事挂念着,而现在景清最是燃眉之急,让朱高煦十分头疼。若非实在放不下妙锦,朱高煦才懒得管他的死活,也管不了!
  现在他在考虑一个办法的可行性:便是将妙锦再次绑走,让景清自己去作死。
  但是什么地方能关妙锦一辈子,或者妙锦愿不愿躲起来一辈子?这个法子,首先妙锦那里有不确定性,其次只要父皇还在,她永远都别想出现在世上!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让皇帝起了杀心,想活命并不容易。
  而且,不能把妙锦关在北平,因为一大家人都要随军去京师;朱高煦也要南下,远如北平的地方他顾不上了。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景清究竟想干啥、何时动手。
  朱高煦此时已踱步到了书房,忍不住一拳敲在一叠书面上,恼怒地暗骂道:青史留个简单的名字,真的有那么爽?
  ……
  御史景清随军征铁铉,而今正在北平城。
  池月观的房屋、在景清做北平参议时原本就是他的府邸,现在里面的女道士,也有好几个是景府的丫鬟出身。于是景清来到池月观,道士们马上就请他进去了。
  “池月真人在燕王府?”景清问一个年轻的道姑。他还有印象,这女子以前服侍过他。
  “回您的话,是。”道姑至今不敢忤逆他,乖巧地回答道。
  景清便道:“你去燕王府,叫她回来一趟,便说我在池月观等她。”
  道姑领命出去了。
  景清便到里面的院子里,挑了一间僻静的屋子坐下来。不一会儿就有人给他沏茶,他拿杯盖一边下意识地扇着水面,一边沉思着什么。
  等了许久,茶水已经凉了,景清仍然没喝一口。
  这时妙锦便走到了门口,屏退左右,走上来屈膝道,“女儿见过父亲大人。”
  “把门掩上,坐下说话。”景清冷静地说道。
  妙锦依言办了,在景清的下首缓缓坐下,她执礼甚恭。
  沉默良久,景清欠了欠身,小声道:“杀了燕逆,为君父报仇!”
  “啊?”妙锦的身子顿时一颤。
  景清铁青着脸,语气却很沉稳,“燕逆到京师皇城后,人多眼杂、戒备森严,更难有机会。事不宜迟,趁燕逆尚在燕王府的恰当时机,你又能进出内府,尽快寻机下手!一旦得手,为父便祭告皇祖、先帝,死而瞑目了!”
  妙锦怔了怔,终于小心地劝道:“女儿听说黄子澄、铁铉、方孝孺等人已祸及九族,甚至要顺着查其乡人,太多无辜的人会遭难……父亲看在家人、宗亲的份上,要不就此作罢了?燕王已经登基,他们朱家的事,咱们别管了。”
  景清顿时恼怒得红了脸,“枉老夫辛辛苦苦把你们养大,让你读了那么多书!你仍不知忠孝、仁义为何物?
  咱们家食先帝俸禄、得圣眷厚恩,认先帝为君父,投降逆贼便是不忠不孝!
  燕逆起兵造反,燕师杀人如麻,一路烧杀劫掠南下,燕逆还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老夫不为大明子民报仇,便是不仁不义。”
  妙锦脸色苍白,轻声道:“可那些人已经死了,为娘和那么多亲眷,现在还活着……”
  “哐当!”景清忽然抓起桌案上的茶杯,往地上一摔,没喝过一口的茶水,马上洒了一地。
  妙锦没动弹,只得低下头不吭声了。
  景清指着她,气得手指发抖。
  妙锦终于开口道:“燕王身强力壮,一身武艺,女儿不懂武功,近前也奈何不了他。女儿便是依了父亲之命,该如何去办?”
  父女二人的说话声都很小,景清道:“你不会下毒么?老夫给你拿毒药来!”
  妙锦摇头道:“当了皇帝,饮食哪能叫不相干的人染指?现在燕王比以前小心谨慎了百倍,只要入口的饭菜、茶水,都有人盯着,进食之前还有人先试毒,不可能下得了毒。”
  景清站了起来,焦急地在房里走来走去。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一个声音道:“真人,没什么事罢?我似乎听到有什么声音响,便进院子来瞧瞧……”
  “滚!把院门关上,任何人不得再进内院!”景清对外面骂了一声。外面立刻又有远去的脚步声。
  妙锦急忙打开房门,站出去看了一会儿。
  回来时,便听得景清低声道:“你去引诱燕逆,暗藏匕首在床,待他睡着之后,便骤而杀之!”
  妙锦皱眉轻声道:“父亲,您的法子不能成。燕王马上就要离开北平了,哪有机会?女儿这几年察之,燕王只信徐王妃,夜里几乎不会在别处过夜。您再想想,女儿在燕王府数年,一直很规矩,忽然引诱他,他能没有半点提防?”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