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情劫深宫错为帝妻:罪妃 作者:风宸雪(四)

时间:2020-09-02 18:24标签: 宫斗 纯爱 风宸雪 后宫 言情
第十三章 夕颜想要闪避,她不喜欢任何人再吻到她的唇。 因为,这会让她不得不再去面对一些记忆片段。 可以在自己脑海中被她忽略乃至逐渐淡忘的记忆片段。 然,银啻苍纵没有用多大的力揽住她的身子,却是丝毫没有给她闪避的空间。 他的吻,很柔,很柔,似乎,
第十三章
  夕颜想要闪避,她不喜欢任何人再吻到她的唇。
  因为,这会让她不得不再去面对一些记忆片段。
  可以在自己脑海中被她忽略乃至逐渐淡忘的记忆片段。
  然,银啻苍纵没有用多大的力揽住她的身子,却是丝毫没有给她闪避的空间。
  他的吻,很柔,很柔,似乎,他不是那个一直放浪形骸的斟帝,仅是那温雅如玉的风长老。
  只是,她知道,那俩个身份所代表的,不过是他的两面。
  如果一定要说,那一面是他真实的特质,或许,风长老,是他没有掩饰的本质。
  她的唇紧紧抿着,他并不勉强侵入,仅辗转流连在她的唇瓣,那里,有她的馨甜美好。
  桃红的纱幔笼着这一切,看似旖旎浪漫,笼住的,仅是诀别的味道在弥漫。
  是的,诀别。
  在他的吻里,她品得到唯一的味道,叫诀别。
  这种味道是那样的深,以至于,她本淡漠的心,都无法遏制地起了一丝波澜。
  难道--
  她的手挣脱出他的手,骤然松开,随后,那瓶药,就这样,滚落到了榻上。
  他觉到瓷瓶的滚落,甫要去拾时,却越过夕颜的脸,看到,殿外,那伫立的身影。
  她,再是走不掉了。
  那人,终究来了。
  他送不走她,把她交给那人,以现在的处境来看,无疑虽不是唯一,却是最好的选择。
  他离开她的唇,没有一丝的不舍,带着绝决。
  然后,他凝定她,低声:
  “旋龙出洞,我没有设计你。虽然,在这之后,我确实想以你的身份集结苗水族的兵力,只是,这一次的谋算,我最终选择了放弃。”
  她甫要拿手去擦拭唇上他留下的痕迹,随着他的话,手,僵在了半空。
  为什么他要说呢?
  由他口中说出来,只会让她觉得做不到释然。
  本来,在今天看到他痛苦的时候,她本该释然的开心才是。
  但,他偏选择在这个时候说出口。
  纵然她早知道,他其实,并没有一直利用她,从他把这部分兵力交给她时,她就知道他的用意。
  可,她不喜欢他临到最终的不忍,她一点都不喜欢,
  这样,会让她加诸给他的痛苦,变得再不是凛然的纯粹。
  所以,在今晚,当斟国的都城,真的攻破时,面对他再一次为她考虑,让她从密道离开,她才会说他不值得。
  真的,不值得。
  既然,之前这么做了,再去补救,甚至放弃最初的计划,值得吗?
  不过增加一个人的愧疚罢了。
  二十万的苗水族兵,如果当时由他布置于明堰郊外,那么,内有铁甲阵,外有苗水族兵,轩辕聿的左翼兵必定受到重创。
  这层重创的代价,将会是苗水族兵和奋力突围的左翼兵玉石俱焚。
  而,斟国的铁甲兵不仅能保留实力,在左翼兵被歼灭后,对于右翼兵加上隐于其后的精锐之兵,不过是逐个击破的问题。
  但,他,没有选择这样做,孤注一掷,只压上斟国的重兵在明堰一役。
  集结地族兵,最终,仍是回到她的手上。
  她不是不明白他的用心,可,她没有心软。
  仍选择了,分疆而战。
  还是选择了,借愍河的水汇入泾河,导致水位上涨,引轩辕聿同样以水攻的方式提前结束这场战役。
  是的,提前结束。
  因为,铁甲阵凝聚了斟国最精锐的重兵,倘若明堰不能阻住轩辕聿的铁蹄,那么,一切,就是结束了。
  银啻苍选择的是这种玉碎瓦不全的方式,而不是耗时长久的拖延战。
  他的性格,决定了这场战役,会以极快的方式结束。
  不论胜或者败,都是他的选择。
  唯一出错的地方,就是她。
  只是她!
  那么现在呢?
  对于他这样一名帝王来说,难倒还会苟活?
  现在,他还活着,无非是想送她走。
  以苗水那二十万基本无恙的精兵,短期内,该能护她在青宁的周全。
  然,这份短暂的周全,不是她所要的,
  一如现在,她的手顺势握住他的手,或者,确切的说,是他手中正对向他心口的刀刃。
  她的血,一滴一滴的溅落在同样铺着桃红色褥子的榻上,血色,比这暧昧的桃红更为鲜艳。
  他的眼中闪过一缕极痛的神色,随着她冷若寒潭的声音响起,那抹痛,仅洇得更深:
  “就这么死了,旋龙洞你加诸在我身上的伤痛,就可以一笔勾销了么?对,我不会相信你的话,象你这么擅于伪装的人,怎么可能说得出真话呢?”
  他会用激将法,她当然也会,不过,她能说得比他更为象真的。
  因为,她对他,没有任何感情。
  她对任何人,都不再会有任何感情!
  从来没有付出过感情的人,把自己的感情就此葬掉,会很干脆,彻底!
  银啻苍深深地就凝着她,眼底的痛楚愈深处,她突然惊觉,她的眸子里,有一道玄黑的身影那么地明显,还有,一道银色的光芒,就这样S_H_è 了过来!
  她仓促的转身,身形稍侧间,银色的光芒,未料及她的转身,径直地,直刺进她的咽喉处。
  有冰冷的空气,随着这一刺,一并涌入她的候口,带着血腥的涌上。
  银色光芒,是一柄镶嵌着九龙逐珠的剑,剑的彼端,握在一伸出于玄黑袍袖的手中。
  她的目光往上移去,移去--
  他就这样,清晰地出现在她的眼前。
  很近,近在咫尺。
  心的距离,该是远在天涯。
  即便他不修边幅,下颔满是浓密的胡子,她都看得清,那双眼眸,只会属于一个人。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