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且狂+番外 作者:千溪雪湖(下)

时间:2020-09-16 09:53标签: 情有独钟 女强 宫廷侯爵 传奇
救场 季淮宇刚起身,下人服侍着更衣洗漱好便听门房来报,说有位自称准安王妃的姑娘想求见玟王殿下。 季淮宇坐到书案旁拿起桌上翻了一半的书,闲闲说道:准安王妃怎会一人到这儿来?定是哪儿来的大胆狂徒,赶走吧。 她还说救过王爷,这次来是有礼物相赠。门房
  救场
 
  
  季淮宇刚起身,下人服侍着更衣洗漱好便听门房来报,说有位自称准安王妃的姑娘想求见玟王殿下。
  季淮宇坐到书案旁拿起桌上翻了一半的书,闲闲说道:“准安王妃怎会一人到这儿来?定是哪儿来的大胆狂徒,赶走吧。”
  “她还说救过王爷,这次来是有礼物相赠。”门房低头恭敬道。
  看来这个门房收了那人不少钱,还帮着那人说话。季淮宇倒有些想知道是何人敢胆大包天的在他府邸前说救过他?于是问:“她长什么模样?”
  “矮矮瘦瘦,眼睛亮亮的,左额上有一道伤疤。”
  听到门房形容,季淮宇意识到来人是谁了。尚如卿居然带着礼物来找他?今日太阳是打西边升起的么?他觉得可笑,开始想知道尚如卿葫芦里卖什么药了,便让门房去领她进府。
  待见到尚如卿,他却有些后悔。
  尚如卿穿着藕色海棠花底的交领襦裙,系了逢着棉絮的苏芳色披风。披风下摆绘着结香花,与她给人的印象一样活泼生动,十分亮眼。
  她手里提着一个盖着墨色绒布的笼子,一脸嘻笑的瞧向他。季淮宇没给尚如卿好脸色:“稀客,卿小姐。”
  “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来找殿下自是有要紧事。”
  季淮宇没有请她落座的意思,撇了眼她手上的笼子问:“喔,是什么要紧事?”
  尚如卿也不是很在意。她径自坐到地上,把笼子放下,里面就传来一声轻轻的叫唤声:“早知殿下如此好说话我就不花银子买什劳子礼物了。”
  季淮宇没听清是什么叫声,便问:“笼子里的就是礼物?”
  尚如卿一乐,立马把绒布掀开。里面装着一只橘黄的斑纹长毛狸奴。看到光亮,狸奴眨着一双水晶般的宝蓝色眼睛乖顺的呜呜叫唤几声,立直身体抬爪扒了扒笼子,像是想出来。
  季淮宇一瞧这么个小玩意,眉头不禁皱成一团。
  尚如卿探进一只手指摸狸奴的头顶。狸奴似乎很喜欢被人抚摸,眯起眼睛享受着,不时发出咕噜声。她没有看季淮宇,很热心的开口:“殿下一个人住定然很寂寞,养只狸奴陪你多好。”
  季淮宇凝眉质问:“谁跟你说本王一个人?”
  尚如卿把狸奴从笼子里抱出来放在怀里。手里毛茸茸的触感十分柔软舒服,狸奴的体温还能当暖炉。她欢喜的抚顺狸奴的毛发一脸惊讶道:“莫非殿下也成亲了?”
  季淮宇心里猛地一梗,已经恨不得将尚如卿立即丢出门!他书也看不进去了,霍地将书合上,不屑道:“本王成没成亲与你何干?”
  尚如卿听毕一副“关系大着了”的神情。她抱着狸奴走向季淮宇:“殿下如今在京中确是孤身一人这点没错吧?你看,这只狸奴长得多好看又乖巧,天寒地冻的还能抱在怀里取暖。”说着她便将狸奴往季淮宇怀里递。
  季淮宇神色一凛,不自觉弹起身迅速往后退:“不要靠近本王!!”
  季淮宇看尚如卿常常带着不屑轻蔑厌恶,可从未像此时这般大吼,一脸惊恐的模样。尚如卿见状,脑袋灵光一闪,仿佛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她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于是又把狸奴递近季淮宇跟前:“殿下仔细看看这双宝蓝的眼睛,多美。”
  狸奴似乎听出尚如卿在夸奖它,轻轻的呜喵叫了几声。
  季淮宇果真又往后退,背很快抵到书架上,再无后路。只好又对尚如卿吼道:“把这畜生拿走!”
  “王爷怕狸奴吗?”尚如卿眨着眼睛狐疑道。
  “哼,本王岂会怕区区毛团?”季淮宇冷哼:“只是不喜欢罢了。”
  “那这礼物殿下是不收了?”尚如卿叹道:“若知道殿下你不喜欢我就不买来讨你欢心了。”见季淮宇仍缩在书架边,尚如卿才万分惋惜的将狸奴放回笼子里——嘿,她逮到季淮宇的弱点了。
  等她装好狸奴,季淮宇才又气定神闲整理衣摆坐回书案前:“你来找本王到底所为何事?”
  狸奴再度失去自由,不停伸爪子去挠笼子,叫个不停。尚如卿只是盖上绒布放到一旁,才正色道:“我落水的事殿下也知道。我来就想问问殿下,是不是你所为?”
  季淮宇神色古怪地瞅着尚如卿看了好一会儿,忽而冷笑:“本王想对付你办法多得是,用得着做这上不了台面又弄不死你的事儿?”
  谁知道你是不是反其道而行?尚如卿在心里吐着舌头腹诽。转念想想,她虽对玟王此人不甚了解,但从往日仅有的接触当中也能了解到他是个严厉又板正的家伙。这样的人估计不会去做些屑小之事。
  既非玟王所为,那只剩下宫里的人和与季淮冽敌对的那些派系了。
  尚如卿深吸一口气,笑道:“我也觉得以殿下为人,怎么会做那种事?其实我来还有另一事想请教殿下。”
  季淮宇有些不耐烦了:“尚如卿,本王可没那么多耐心听你胡言乱语。小山,送客!”
  被他唤到名字的一个下人赶忙进屋欲送尚如卿离开。尚如卿忙道:“等等!我问完此事便走,绝不耽误殿下时间。”
  季淮宇并不喜欢尚如卿。但看在她是季淮冽心尖宠的份上,他仍要给季淮冽几分面子。他又挥挥手让小山退下。
  尚如卿不敢再顾左右而言它,单刀直入道:“殿下定知道霁王殿下自尽一事。听闻霁王殿下此前曾多次到你府上来,不知你与霁王殿下谈些什么?”
  季淮宇闻言眉间又皱成一团。他凌厉的目光审视着一脸坦荡自然的尚如卿,心中颇为不悦:“你是何身份,问这些做什么?谁派你来审问本王?”
  “哪是什么审问,我只是……”
  “是朕请卿小姐来问问六皇兄。”季淮思的声音从屋前传来,不轻不重却充满威严。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