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且狂+番外 作者:千溪雪湖(上)

时间:2020-09-16 09:55标签: 情有独钟 女强 宫廷侯爵 传奇
文案: 天不怕地不怕的将军府五小姐平生有一大爱好,喜欢半夜掳人回府。 后来这个爱好变成调戏良家公子。 再后来不慎认识了姓季的,逍遥快活的日子就到头了。 尚如卿总结出一个道理:姓季的都是我克星,看见他们有多远就得躲多远! 卿且狂,有酒今朝醉。红尘
文案:
 
天不怕地不怕的将军府五小姐平生有一大爱好,喜欢半夜掳人回府。
后来这个爱好变成调戏良家公子。
再后来不慎认识了姓季的,逍遥快活的日子就到头了。
 
尚如卿总结出一个道理:姓季的都是我克星,看见他们有多远就得躲多远!
 
卿且狂,有酒今朝醉。红尘来去,浮生如梦。轻纵马,天高任我行。
食用说明:
1.架空向,部分地方参考了唐代,经不起考究;
2.佛系更文,看到就是有缘。文名文案废,有更好的再换;
3.任何设定只为行文服务,无任何暗讽隐喻。不喜可直接右上角;
4.更新时间一般是晚上8点-9点,其它时间大概是修文或捉虫;
5.关于文中角色不多作解释,各位自行取舍。
6.如果喜欢请多支持!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女强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尚如卿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女主她是个铁憨憨
立意:想写一个可萌可飒的女生
 
 
  有女如卿
 
  
  尚如卿从后院的合欢树上摔下时,很没骨气地满脸是血的晕了过去。
  过了数月,骠骑大将军家的小女儿从树上摔下,脸上留了疤的消息径风而走,整个长安城的人都知道了。众人无惋叹。
  “听闻骠骑将军家的小小姐长得水灵秀丽,这下却被生生毁掉。太可惜了……”
  “唉,长了些年纪也罢。这小小姐才十岁,着实令人心疼。”
  “以后在街上见着小小姐,定多照拂着她点。”
  “不得要么?什么大好姻缘都没了,可怜呀……”
  十岁的尚如卿从自小便在身边照顾她的贴身丫鬟檀珠那里听说后,很是悲秋伤春。
  “为什么大哥留了疤别人管那叫功勋,逢人便被赞;而我留了疤却说是毁容,见我就摇头叹息?”
  檀珠比尚如卿年长四岁,又经常和院子里那些年长的丫鬟一起,自然知道得比尚如卿多:“远少爷是男子,你是女子,怎能同?”
  尚如卿把玩着手里的蛐蛐罐,更加不解:“怎的不同?”
  “这就好比男人持剑女人执绢的道理,若是男人执绢变得娘腔腔岂不被人笑话?”
  尚如卿似懂非懂。檀珠又道:“良人难觅。夫人生前也常说一个女子若是毁了容,想要嫁得好便难于上青天。”
  尚如卿当时没说什么,也不知是否明白檀珠这番话的意思。
  如此安安稳稳过了两年,尚如卿脸上有疤之事也渐渐被人淡忘。
  某日,不知受了何刺激,尚如卿突的对檀珠说:“檀珠你说得不对。为什么男子执绢就是娘腔腔,为什么女子终归要嫁人?世俗的规矩是人定下的,若是被规矩束缚,岂不本末倒置?”
  自脸上留疤后,尚如卿的性子就变了。越发伶牙俐齿,书也越读越多,檀珠半天竟不知该如何回话。
  尚如卿又N_AI声N_AI气道:“无论毁容还是功勋,都是他人所说。我认为别人说的不算,自己说的才算。”
  “小姐?”
  “檀珠,我想跟爹爹习武。我要向世人证明就算毁了容,我也能获得功勋。”
  岁月如梭,往事不可追忆。
  月黑风高夜天,杀人放火夜。宵禁后的长安城万籁俱寂,只有挂在屋檐的灯笼随风摇曳。火光幢幢,树影婆娑,偌大的街上竟陡然生出些Y-IN森。
  就在这一颗星都没有三更半夜里,某座府宅的后院墙上探出两颗黑不溜秋的脑袋。其中一颗脑袋向后院里亮着灯火的某个房间张望,压低声音对一旁的人说:“张公子果真跟打探到的一样,深夜时分还勤学功课。”声音软软甜甜,竟是女子。
  另一个脑袋晃了晃,瞧向那房间。见屋檐半遮的屋前一方花窗开着,里面影影绰绰坐着一个手拿书本的年轻男子。他身形偏瘦,盈盈烛火下只能朦胧看清尖细的下巴和形状姣好的唇。
  “似乎真是位俊美公子。”这把声音娇憨清脆,恍如银铃,也是名女子。
  声如银玲的女子霍然从墙上一跃而起,落入院落之中。另一名女子有些慌张地低低叫道:“小姐,你不是说只看一眼么?怎地……”
  一身夜行衣,蒙着面纱的女子回过头朝墙上那名女子挥挥手,跟着小声道:“帮我把风,我去去就回。”
  墙上那名女子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手脚麻利的在后院假山之间穿行跳进那间亮着灯火的房间之中。房间里的男子还没来得及出声便被她一把敲晕杠上肩头,又手脚麻利的借势几个起落回到女子身边。
  女子惶恐:“小姐,你该不是又想……?”
  穿夜行衣的女子似乎笑了笑,默认了。
  “可别呀,小姐。万一被发现又该受罚了。”两颗黑不溜秋的脑袋……不,此时应该说是三颗黑不溜秋的脑袋从墙上跳下,往与这座府宅相反的方向逃离。
  “呔,怕什么?等生米煮成熟饭,还能把我怎地?”
  不到一会儿光景,两人又重新窜上一面墙头。这面墙里的后院比方向的后院要大得许多,也森严了许多。偶有两三家丁结伴巡逻,腰上别着的大刀特别惹眼。
  扛着男子的那名女子率先跳进院中,另一名女子跟着跳下。两人鬼鬼祟祟的趁黑摸进一间屋前,正准备悄悄推开进去。哪想到身后突然亮起大片火光,照亮了一方天地。
  这片火光来得突然又迅速,像早已等候在此一般。
  亮如白昼的火光中,两名黑衣女子的身形样貌也一并清晰起来。扛着昏迷男子的那位身形娇小纤细,一张脸清灵秀丽,可惜左额上横亘了一道长约两寸的伤疤,险险止到眼角处。而另一名女子身形比她高出些许,相貌却一般。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