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皈依+番外 作者:任平生lemon

时间:2020-11-19 11:06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爽文 甜文
文案 爱欲之人,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手之患。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HE - 双x_ing - 荤素均衡 - 古代 小甜饼 穿上袈裟度世人,脱下袈裟陷红尘。 人前衣冠楚楚,人后色气满满。 看似无欲无求,却是爱之猛兽。 明知你是冤孽,爱你是劫,可我仍愿
 文案
  爱欲之人,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手之患。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HE - 双x_ing - 荤素均衡 - 古代
  小甜饼
  穿上袈裟度世人,脱下袈裟陷红尘。
  人前衣冠楚楚,人后色气满满。
  看似无欲无求,却是爱之猛兽。
  明知你是冤孽,爱你是劫,可我仍愿陪你,走这尘世一遭。
  皈依佛,皈依我。
 
 
第1章 
  岁末寒冬,大雪初降。
  今年的雪下的格外大,谁看了都要说声明年必定是瑞年。
  山上银装素裹,触目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地面雪已厚约半尺。一僧人独自走在山间小道上,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却一片也没沾染到那人素白的僧衣之上。
  那人并未着厚衣,僧袍被风吹的猎猎作响,上下翻飞却一尘不染。这么冷的天气,僧人脚步不疾不徐,行过之处也未留有脚印。
  雪越下越大,好像要遮盖天地万物,倏忽之间,便只剩下了雪,这路倒像是从未有人经过。
  云颐刚回到寺庙就被门口扫地的僧人殷切的迎上来,眼巴巴的看着他:“师兄你可算回来了,这次云游好玩吗?快跟我讲讲,我可想听了。”
  云颐x_ing子冷不爱说话,虽循规蹈矩,待人接物有礼却始终疏离。本想点头致意就离开,又一僧人朝他走了过来,施了一礼,“师兄,方丈大师让你回来之后去找他。”
  云颐点头,道:“有劳师弟,我这就过去。”
  等人走之后,后来的那僧人才拉着先前的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你胆子可真大,我看到师兄冰雪不化的脸就害怕,你还敢让他给你讲。”
  “我也怕,但是我真的好奇山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师兄年纪轻轻就行过那么多路,见识过那么多人。我好崇拜他呀。”
  那僧人认同的点点头,“师兄是寺里最有慧根的人,谁人见他不客客气气叫他一声高僧。他参悟佛理胸怀天下,武功也深不可测。”
  旁边僧人忙c-h-ā嘴道:“更关键的是师兄长得也俊俏,你都没看见多少来烧香的姑娘偷偷瞧他。”
  余光瞥见有人过来,两人忙散了。
  云颐来到方丈大师的禅房,慈悲方丈正跪在蒲扇前诵经,他不出声打扰静立在侧,等人结束把人搀扶起来。
  慈悲方丈是云颐的师父,云颐是被他在冬天捡回来的,捡到的时候云颐冷的像冰块。好在云颐命不该绝,吊着最后一口气被救了回来。方丈悉心教导,把他抚养成人。
  云颐自小剃发出家,方丈于他如师如父。
  慈悲大师慈祥的问他:“这一趟游历可好?”
  云颐恭敬地答道:“还好。”
  慈悲大师拍拍他的手,“如此甚好,只是你这一趟走了四个月,该是累了吧,出远门比不得在寺里。”
  “无碍。”
  “赶快回房歇息去吧。”
  云颐点头应是,转身回房去了。
  云颐推开房门,环顾一圈,他几个月未曾回来,房间还是干干净净,好似人从未离开过。他撩开衣摆坐下为自己沏了一杯茶,慢悠悠品鉴,热气传遍四肢百骸,漂浮了许久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云颐正坐在床上练功打坐,不知不觉天色已晚,小师弟敲门道:“师兄,该用斋饭了。”
  云颐嗯了一声,等人开门把饭菜放在桌子上离开后才起身,用完饭后继续练功。
  如此r.ì复一r.ì过了冬天,ch.un寒料峭,等到院子里的梅花开了的时候,他才恍然惊觉ch.un天到了。
  ……
  云颐静静站立在窗边,昨夜下了大雨,今r.ì雨势小了许多,细雨蒙蒙。微风拂面,透着丝丝凉意,虽然寒冬已过,初ch.un还是要冷上几天。触目远望,院子里白雾深深,C_ào色青青。
  再过几r.ì便回来足两月,云颐便想着是时候去向师父辞行,他自知自己资历心x_ing还不够,佛法无边,他所知不过凤毛麟角,还需下山多加历练。
  云颐撑着纸伞,闲庭信步走过长长的石子路,青瓦白墙造就的寺院,几百年来伫立天地间,坚毅而又孤独。
  他轻敲慈悲大师房门,低头恭敬道:“师父,徒弟是来向您辞行的。”
  慈悲大师的声音从屋内传来:“进来吧。”
  云颐收起纸伞走进去,施了一佛礼,停在不远不近的位置。慈悲大师睁开眼睛,有些无奈的看着他:“走近些来。”
  云颐依言照做,在隔着人一步的距离站定。
  慈悲大师摇头轻叹:“你啊你,太过守礼。”便显得太过无情。
  他也不明白,云颐x_ing子怎就如此清冷,这孩子才二十出头,却显得太过克己慎行。虽然云颐极有慧根,谦逊正直胸怀宽广,一心向善。但是,往往像谪仙一般超脱于世俗却必定会被困于世俗,最终得不偿失。
  “决定好了吗?”
  “回师父,正是。”
  “既如此,那就去吧。”多沾染些人间烟火气息,莫再茕茕孑立。“何r.ì启程?”
  “再过几r.ì便走。”
  “善哉善哉,为师有事需你去办,为师在扬州有一俗世好友名唤陆丰,多年不见,你且将这封信j_iao与他。”
  “是。”
  云颐收过信塞进宽大的袖摆,躬身行礼:“徒弟就不打扰师父休息了,告辞。”
  慈悲大师摆摆手,“去吧,且一路当心。”
  云颐退出去阖上房门,抬头看到天已放晴,薄雾消散,云卷云舒。
  几r.ì后,云颐正在房间收拾行李。他所需东西不多,备好几件素衣,一些干粮和盘缠即可。正准备出发,慈悲方丈推门进来,忍不住殷殷嘱咐他:“万事小心,顾好自己,早r.ì回来。”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