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历史 >

长风万里尽汉歌 作者:汉风雄烈(九)

时间:2019-12-05 10:24标签: 系统流 勇猛
第478章 城垮墙塌人犹在 将是兵的胆。看到军中素来骁勇的指挥使如此叫喊,选锋军左营将士听罢,纷纷打了一激灵,掉头就像后奔去,可是纷乱间数十人挤在云梯车前,哪里退得开。只见城墙上抛出几支火把,云梯车眨眼间便噌的窜起了高高的火苗!还有些没有砸中云
第478章 城垮墙塌人犹在
  将是兵的胆。看到军中素来骁勇的指挥使如此叫喊,选锋军左营将士听罢,纷纷打了一激灵,掉头就像后奔去,可是纷乱间数十人挤在云梯车前,哪里退得开。只见城墙上抛出几支火把,云梯车眨眼间便“噌”的窜起了高高的火苗!还有些没有砸中云梯车的油罐落在地上,在城下溅落满地油液,此刻亦燃起大火。
  拜解元见机的早,他这一路军士损伤不大。等大火燃起的时候,他已经跑出了火焰范围。但云梯车下撑车的民夫和几个腿脚见慢的弟兄却都成了火人,此刻哭喊着如发疯发狂的牛马,在地上翻滚挣扎,叫声凄惨不已,惨不忍睹。
  城头上的守军趁机落井下石,强弓劲弩使劲的对下面招呼。所幸城下选锋军的弓弩手压制得较为得力,且这慎县南城墙被石砲摧残了一阵,那些敌楼固然保护的尚好,可女墙就损毁不少了。那城头损毁严重,可供弓弩手落脚的地方自然就变得不多。是以,他们虽是向井里砸了块石头,但最大的灾难依旧是‘人’先落进了井里,而不是之后砸下的那块石头。
  左营士卒狼狈的退回来,大家回头看去,十架云梯车都燃起了熊熊火焰,连带着城墙下许多地段都烧成了一条火龙,怕是要有上百左营军士卒葬送在这把大火之中。
  如此惨状在众人面前上演,叫城外的西军上下都士气为之一挫。那些哭喊的火人中很多都是相熟的弟兄,虽大部分人都叫不出名姓,但他们同出一脉,相互间一起高唱过,一起呐喊过,一起厮杀过,一起痛饮过,如今却死的这般凄惨,叫他人心中都极是败坏。
  一蓬箭弩S_H_è 过去,一个个凄惨叫喊的活人倒了下。没人去怪上封不通人情,这就是人情,这就是在“救”他们。
  城下大火除了让攻城的左营军士死伤狼藉外,十架云梯车也全都被烧毁。
  下面的西军眼睁睁看着城内的梁山军又在趁机修补城墙,等到城下火势渐弱,城头上抛下百具选锋军左营士卒的尸首,叫营指挥使解元放声痛哭。
  赵立登上城头,看着外头的西军哈哈大笑,那些淮南军士卒也指着城下的选锋军笑骂不止。
  后阵中传来鸣金之声,王德、解元无奈的指挥众人后撤。这一番失利对士气的打击十分沉重,上下心里都不是滋味,垂头丧气的回归本阵。
  左营的损失尤其重大。四五百人的队伍,三停只剩下其一。
  稍后又有消息传出来,却是贼军在城头上泼洒了大豆,他们穿着特制的钉鞋,那是影响甚小,可是苦了跳上城头搏杀的西军汉子。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好汉登时成了软脚虾,被贼兵轻易的戳死在这淮南小城的城头。
  十架云梯车上二百名头批R_OU_搏勇士,只逃回了两成不到。但却直把一个印象印刻在选锋军上下人等的心中,这姓赵的鸟厮恁地Y-IN损狡诈。
  此后的几日里,选锋军继续加紧攻城。当然,他们的主要进攻方式,还是石砲。因为庐州城下的器具亦是吃紧,赵明这里只能是自己伐木赶制器械。可城池周遭二十里方圆的树林都被赵立着人砍伐殆尽,就是四关外的民居街市也被拆除一空,宋军唯一的办法就是驱除百姓,拆毁城外村落。
  如此就惹得本处百姓对之更是痛恨。
  赵明也着人佯攻过几次,包括对西城、北城也各自主攻过一次,但都未成功,反倒是主攻的几个营兵力折损纷纷过百。
  作为西军大将,赵明不是没见过残酷的攻城战,他手下士卒损失不少,他却也不在意。但折损了人手又没能拿下城池,这就叫人不爽利了。
  小小的慎县又非是名城大郡,无甚个高城深池,久囤城下,着实叫赵明丢人。
  再则,满营的伤兵对士气的影响亦是极大的,限于简陋的医治条件和较少的军医大夫,那些身受重伤的士卒基本上只能无奈的死去,或是被大夫直接放弃,自己孤零零的躺在床上苦熬。熬过去了就又是一条好汉,熬不过去就央求身边的弟兄给自己补上一刀。
  简陋的医疗环境甚至会叫不少身受箭伤的士兵,都陷入绝境。
  能够得到救治的只有那些受伤不重的士卒,或是比较出众的军官勇士。
  而小小的慎县都如此不好打,那庐州城下的战事就更是困难了。石砲失利后,刘延庆接连用出了云梯车、壕桥、鹅车、洞子等法来,却都收效不大。
  正赶到焦头烂额时候,无为军来报,杨志已经引兵赶到了和州,这可是一大紧迫事;再有慎县传来消息,小小一县城竟然抵挡住了选锋军的猛扑。
  赵明早前求援的信报被刘延庆视为废纸则个,但现在庐州城难下,那慎县的战略地位便陡然增重了许多,他就要深重考虑之。
  姚古亦为赵明进言,“赵明乃种枢相之心腹,太尉当礼让三分。何况慎县处亦是关键,太尉万不要意气用事。”
  如是,刘延庆就将手中仅剩下的十架砲车,遣人尽数送往慎县。
  赵立肃立在慎县城门楼之上,旌旗飘飞的猎猎响声灌入耳中,眼神中一片深沉。
  宋军的增援到了!
  他黄昏时候明白的看到一队打庐州方向而来的队伍,入了城外大营。其内似携带了不少器械。可想而知,明日战事必然再起。但赵立半点不觉的担忧,兵来将敌水来土堰,如是而已。他心中只是忧虑那庐州之战,彼处方是这淮南战场齐宋两军交锋的关键之处。
  夜色阑珊,繁星点点,赵立雄健的身影肃立在慎县城头,借着淡淡的星光遥望城外宋军营垒。后者在县城外扎下了好大一个营寨,极目望去尽是片片的行军帐蓬。
  “莎莎——”沉重地脚步声传来,却是那兵马副使周春来手按钢刀快步走来,“赵兄,城中无事,弟兄们都已睡下。”
  “今夜看来是无事。”对周春来的话,赵立点头示意听到了。“但明天宋军必然会发起猛攻!贤弟也下去歇息吧,来日还有苦战。”
  如是,一夜无话。
  短暂又平静地一夜过去了,当通红的太阳从东方地平线上喷薄而跃起的时候,城外宋军已经列阵出营,整装待发。
  激昂雄劲的战鼓声中,伴随着绵绵不绝的号角声,一队队铁甲森森的步卒从宋军大营里汹涌而出,抵近至慎县城下排兵列阵。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