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历史 >

争霸天下 作者:知白(十五)

时间:2020-04-18 12:53标签: 军事 历史
第0863章 不一样的天空 江南某人举头望天,喃喃自语吾欲称帝。 东疆牟平洋人横行于市,东楚商人绝迹。 这些似乎都和方解没有什么关系,可若是从天空中往下看,大大小小的势力都在一个棋盘里,谁也不知道哪个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那根发,所以又怎么可能没有关
第0863章 不一样的天空
  江南某人举头望天,喃喃自语吾欲称帝。
  东疆牟平洋人横行于市,东楚商人绝迹。
  这些似乎都和方解没有什么关系,可若是从天空中往下看,大大小小的势力都在一个棋盘里,谁也不知道哪个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那根发,所以又怎么可能没有关系?在陈孝儒报告完东楚商人在牟平已经绝迹的事之后,方解的心里就有些发紧,如果这如他推测那样的话,中原的格局变化只怕不再会是由汉人自己主导。
  他下令大船在岸边停了下来,说他要等个人。
  而他要等的人,此时正带着一千二百铁骑顺着官道风一样朝着这边卷过来。如果有别人知道方解来了东疆,只怕第一反应就是四个字,远交近攻……黑旗军和沐府一东一西,如果暂时联盟那必然影响天下。可谁又想到,方解非但不是来结盟的,而是树敌?
  大船靠岸没过多久,一叶扁舟从后面追上来靠在大船边上,已经换回了一身锦衣的散金候吴一道脸色有些凝重的上了大船,直奔方解所在。
  “主公。”
  吴一道进门之后躬身施礼。
  “侯爷。”
  方解看了他一眼:“为了我下令停船的事上来的?”
  吴一道点了点头:“属下能懂主公为什么故意触怒沐府,却不懂为什么要停船来等。毕竟主公的安危超过一切,凡事都要基于此而考虑。沐广陵的修为很强,而且属下刚刚得知,为了应付将来在战场上要面对的大修行者,沐广陵特意训练了一批很特别的骑兵。属下还不知道这些骑兵到底有什么特殊手段,但既然沐府有备而来,主公为何要停船?”
  方解将陈孝儒报告的消息说了一遍,吴一道的脸色也有了变化。
  “若如此,确实应该留下警告他。洋人如果对中原动兵,沐府的人马就会被牵制住。到时候,对黑旗军出西南也大有裨益。”
  吴一道能猜到方解为什么要故意触怒沐府,不管沐府距离西南多远,早晚都是要和黑旗军直面相对的。而一旦沐府的人马进入中原,到时候立刻就会成为诸多势力共同的敌人。沐广陵正是因为深知这一点,所以才迟迟没有起兵。他儿子沐闲君甚至在暗地里曾讥讽过他父亲胆小懦弱,却哪里有他父亲那样的深的思虑?
  若没有万全准备,就算沐府在东疆势力再大,又怎么敢轻入中原举世皆敌?
  沐闲君看的太浅,沐广陵老谋深算。
  到时候中原各势力一旦联合起来对抗沐府,若是方解当初曾入东疆和沐府结盟的事传出来,反而对黑旗军没有好处。人皆有地域之见,都是汉人,但中原人自己打的惨烈万分,却容不得东疆的人横C-H-A一手。中原和江南诸多豪强,绝对不会允许一股自东疆来的实力最终夺走那把椅子。
  一直以来,不管如何拼争,轮流坐庄的一直是中原人,可东疆的人一旦C-H-A手进来且最后成功的话,那么将来各方势力就等于重新洗牌,这些豪强还能拥有多少利益?本来中原这块大蛋糕是他们这些人分食,现在多出一个外人来,只怕还要吃的更多,他们不会答应。
  而方解的目的则是,将来成为中原各方势力的首领,现在看起来触怒沐府十分的不智,可以后就不一样了。正因为方解看透了中原豪强的心思,所以才会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和沐府搞好关系。
  现在洋人似乎真的有入侵中原的心思了,吴一道以为方解的意思是,将这件事告诉沐广陵,这样一来沐广陵就不敢轻易离开,毕竟东疆才是他的根基之地。一旦他带兵向西进入中原,那么东疆靠什么抵挡洋人的入侵?
  把沐府的实力牵扯在东疆不能动,对黑旗军的发展来说绝对有好处。
  “不过……”
  吴一道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这事也不劳主公涉险,不如把这事告诉沐闲君,然后把他丢下,他自然会告诉沐广陵。”
  方解摇了摇头:“你没看到过沐闲君的眼睛……就算我把洋人要入侵的消息告诉沐闲君,他也不会告诉沐广陵的。沐闲君眼神里的野心太大太大了,为了将来能坐上那把椅子,他不会舍不得东疆。自古以来,坐中原者才是天下正统,到时候沐府大军真能入主中原的话,他还要什么东疆?”
  “此人……不会如此愚笨吧?”
  “他不是愚笨,是偏执。”
  方解笑了笑:“侯爷放心就是了,我不会让自己轻易涉险。你来了倒是恰好,本来我还打算派人请你过来一趟。”
  “主公有什么吩咐?”
  吴一道问。
  “第一件,这船上所有人都转移到另一艘船上去,你来坐镇,继续西行返回。这艘船就在这停着,我自己留下。不要多说什么,我自己想要脱身,远比带着大部分要一起脱身要容易得多。我会让道尊项青牛在暗中支援,所以你也无需再劝。”
  “第二件,知会下去,全力探查东楚的事。就算东楚被灭国的再快,终究会有留在外面没有回去,只有货通天下行有这个实力找这些人。”
  “喏。”
  吴一道点了点头:“属下让连单夫妇随另一艘大船走,属下留下吧。”
  他垂首俯身:“回去之后,再请主公责罚不尊军令之罪。”
  方解沉默了一会儿后没有拒绝,点了点头:“那就这样安排吧。”
  说完这句,方解转身看向一直站在一边的陈孝儒:“发密信给左鸣蝉,估摸着他有一阵子不能回大营去了。如果洋人真的入侵,第一站就是牟平。让他带着他手下的人留下,一旦洋人的军队开进来,左鸣蝉的人就化整为零潜伏下来,我需要他们打探关于洋人军队一切消息。”
  “喏!”
  陈孝儒应了一声,转身出去做事。
  方解看了一眼窗外像是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在那个时候忘记利益纷争……也不知道有多少大好儿郎,会丧命于枪炮……”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