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历史 >

笑傲天下 作者:兰色大海(五)

时间:2020-06-16 13:59标签: 英雄豪杰
第十四章 东去洛阳 胡笑天强忍一口恶气,哀求道:大夫,你能不能先救人?余下不足的诊金我可以令人从长安送来。只要我家娘子平安无事,届时不要说一百两,给你一千两又有何妨! 马大夫断然拒绝道:本医馆公平交易,概不赊欠! 胡笑天忍无可忍,仓啷一声龙吟
第十四章 东去洛阳
  胡笑天强忍一口恶气,哀求道:“大夫,你能不能先救人?余下不足的诊金我可以令人从长安送来。只要我家娘子平安无事,届时不要说一百两,给你一千两又有何妨!”
  马大夫断然拒绝道:“本医馆公平交易,概不赊欠!”
  胡笑天忍无可忍,仓啷一声龙吟,抽出怀中的短剑。
  那马大夫吓了一跳,以与肥胖身材完全不相称的敏捷和速度,嗖的闪身躲到柱子后头,尖叫道:“兀那书生,你要行凶杀人吗?你敢动我一根汗毛,你家娘子也活不成了。”
  胡笑天恨得几欲吐血,强笑道:“马大夫你误会了。我这把宝剑吹毛断发,价值千金,抵押给你做诊金如何?你若不信,我可当场试剑。”说着随手一挥,剑光闪处,一张八仙桌立时断成两截。他眼下有求于人,当然不会鲁莽行事,一点点威胁恐吓却是免不了的。
  马大夫吓得脸色煞白,连连摆手道:“剑乃凶物,我不要,我不要!镇上开有当铺,你去抵押给他们吧。”
  胡笑天轻轻抖动短剑,斜眯他道:“那我娘子的病……”
  马大夫赔笑道:“请公子放心,我马上开方子抓药,不会耽误小娘子的病情。只是诊金一文都不能少,实在是药材太贵了。”
  胡笑天无意与对方讨价还价,挥挥手道:“那便请你先治病吧,我即刻去典当宝剑。”
  马大夫好心提醒道:“出门右转,大约走上五十步,门口漆成红色的那间铺面便是当铺。”
  胡笑天匆匆赶到当铺,忍痛递上宝剑,提出抵押二百两银子。不料负责典当收押的掌柜横挑鼻子竖挑眼,愣是捏造出八九处毛病,最终只肯出八十两纹银收剑。胡笑天无计可施,纵使心头滴血不止,亦只有画押同意。
  马大夫虽然爱钱,但总算有几分真本事,先是施以针灸之术提振李玄儿的精神,再以药石之力补其气血,固其根本,祛除风寒。一番忙碌下来,李玄儿的体温略有下降,脸上多了三分血色,比起清晨时奄奄一息的状况强了不少。胡笑天松了一口气,问道:“大夫,我娘子为何仍旧昏迷不醒?”马大夫道:“小娘子元气亏损严重,而且似乎体内另有暗疾潜伏,即使按时服药,也要数日的调养方能恢复神智。我开的药足够她服用三日,服完之后照方抓药,直至她病愈为止。”胡笑天接过药方,第一眼便看见“百年野山参一支”几个字,顿时眼冒金星,差点当场栽倒。当下定定神,指着药方道:“大夫,非得百年山参不可吗?”马大夫理直气壮道:“那是当然!这山参乃是主药,万万不能少的。若是有东北千年人参替代,则药效更佳。”
  胡笑天终于深深体会到一文钱难死英雄汉的滋味,以他此刻的身家,别说买一支野山参,买到一条参须就算老天开眼了。事已至此,要么回转长安,与宋谦等人汇合,一切问题迎刃而解;要么快马加鞭奔赴洛阳,把李玄儿交给白云宗弟子安置。长安近而洛阳远,按理当首先考虑返回长安。但白道群侠云集于长安,对李玄儿仇怨极深,回去的话岂不是送羊入虎口吗?加之秦王震怒,长安城门进出加强了盘查审问,他们想蒙混进城绝无可能。思来想去,竟只有奔赴洛阳一条路了。当下修书一封,请马大夫遣家仆送往长安宋谦处,把自己的境况说清楚。
  出了医馆,胡笑天雇了一辆马车,让车夫即刻启程赶往洛阳。途中李玄儿醒过几次,但每次清醒的时间都很短暂,迷迷糊糊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胡话,绝大多数时候处于昏迷的状态,服用汤药时都需撬开牙齿灌入。到了次日午后,马车经过华Y-IN县,离潼关越来越近。过了潼关之后,便是河南地界了。
  潼关因临近潼水而得名,古称桃林塞。因为潼关地处黄河渡口,扼长安至洛阳驿道的要冲,是进出三秦之锁钥,所以成为汉末以来东入中原和西出关中、西域的必经之地及关防要隘,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素有“畿内首险”、“四镇咽喉”、“百二重关”之誉。潼关南有秦岭;东南有禁谷,谷南又有十二连城;北有渭、洛二川会黄河抱关而下,西近华岳。周围山连山,峰连峰,谷深崖绝,山高路狭。明洪武五年,千户刘通于原址重新筑城。明洪武九年,又增修城牌,并依山势曲折修筑城墙,后称明城。
  因道路狭窄,行人车马都需小心避让,行进的速度大为降低。走不多时,马车竟停了下来。胡笑天暗觉奇怪,扬声道:“贺大叔,为何不走了?”那车夫答道:“公子,前方有人设卡盘查,需耐心等候。”胡笑天心中嘀咕,眼看潼关近在咫尺,官府怎会突然多事增设关卡?挑起车帘往外望,只见百余步外有一伙持刀拿枪的汉子拦住道路,看模样并非官府中人,自东往西的商旅他们不管,自西往东的却要一个个搜身盘问。他们态度蛮横,若有人敢喧嚣抗议,立时抬手便打。如此一来,造成道路堵塞,前方已聚集了十余辆车马及过百商旅。众人出门在外,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无人出头闹事,老老实实的等候验身通行。
  胡笑天跳下马车,拉住一位行商,询问那伙汉子设卡盘查的缘由。那行商也说不出所以然,只是听人议论,那伙人的目的似乎是要查找一个年轻女子,据说她偷了一件珍贵的宝物,失主不肯放她出关,是以派人拦截。
  胡笑天一愣,莫非他们要找的是李玄儿?随即摇摇头,李玄儿得罪的是白道门派,而那伙汉子则明显是黑道人物,粗鲁凶狠,肆无忌惮。蓦地心中一动,回想起这两日的遭遇,以及古庙内所见的一幕幕,险些失声惊呼起来,是阎九,他们要找的是阎九!阎九孤身一人,却要应付数以百计的黑道好手围捕,居然至今未被对方擒获,也是异数了。潼关地势险要,是东进中原的必经之地,所以黑道群雄才会另设关卡严查,以防阎九逃出关中。由于无人见过阎九的真面目,又怕她易容换装,每一个东去的行人都要强迫搜身。
  胡笑天跳上车架,举目张望,重点观察那些单身且身材瘦小的商旅,看一看是否有人举止可疑。果不其然,立时发现前方有一男子左右顾盼,显得既警觉又焦躁。那男子眼看还有十余人便轮到自己接受搜查,竟然闪身出列,主动往后退让。
  胡笑天眼尖,留意到那男子退后之时,指间寒芒闪耀,似有意似无意的轻抚过一匹匹候在路旁的骡马。那男子极为警觉,感到有人凝视注目,身子陡然一僵,缓缓转动脖颈,朝站在高处的胡笑天望来。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