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历史 >

扛着AK闯大明 作者:行者寒寒(十)

时间:2020-06-30 10:48标签: 种田文 赚钱 励志 孤儿
第724章 猎物冲突 翌日午后,热兰遮城。 正值六月上旬,屹立于沙洲之上的热兰遮城内酷热难耐,沙洲上植被稀少,巡视的荷兰士兵都晒得黑黝黝的。 城门之上的塔楼内,两个荷兰军官坐在椅子上聊天,其中一个便是从普罗民遮城内败退下来的卡顿上尉。 巴沙姆,欧
第724章 猎物冲突
  翌日午后,热兰遮城。
  正值六月上旬,屹立于沙洲之上的热兰遮城内酷热难耐,沙洲上植被稀少,巡视的荷兰士兵都晒得黑黝黝的。
  城门之上的塔楼内,两个荷兰军官坐在椅子上聊天,其中一个便是从普罗民遮城内败退下来的卡顿上尉。
  “巴沙姆,欧瓦特总督难道就这么看着台湾被大命人占据吗?我们的舰队什么时候返航?”卡顿似乎十分的不满。
  毕竟是参加了普罗民遮城的守卫战,手下的士兵死了一半,好不容易逃到热兰遮,却发现总督欧瓦特压根就窝在城内没有出去。
  也就是说当时如果不撤退,他和他手下的士兵几乎没有任何生路,这让卡顿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热兰遮城内明明有五六千全副武装的士兵,就算欧瓦特不派本国士兵,至少应该将那三千英格兰人派去支援,热兰遮城有三千人足矣。
  没有任何舰队和陆军可以靠火炮攻破热兰遮城堡的防御阵线,这是熟悉热兰遮城防的所有荷兰人的共识。
  “噢,老兄,不用着急,我们的粮食足够支撑到年底,大明的那些破船攻不进来的。”
  巴沙姆似乎知道自己的老友为什么如此焦躁,但他们只是低级军官,对于上面的命令无可奈何。
  “你最好不要去找总督大人,他最近脾气一直很不好,上头指派了巴达维亚的乔恩总督担任舰队统帅,这对欧瓦特大人来说简直糟透了。”巴沙姆又劝道。
  “我才没有那么傻,我只是发发牢S_AO而已。”卡顿有些垂头丧气。
  “我的女儿已经八岁了,再过两年等攒够了钱,我打算辞职离开公司,该死!没有R_OU_了吗?”卡顿起身边说边走向厨具室,但里头除了白米什么都没有。
  “哦,本来昨天那些山里的野蛮人应该送鹿R_OU_过来,但我想应该是大明的人阻止了,他们没有理由让那群野人给我们送吃的。”巴沙姆似乎也有点想念烤的香喷喷的鹿R_OU_。
  天气这么热,R_OU_类根本无法储存,在夏季城堡内的鹿R_OU_都是每隔两天由山中的野蛮人送过来。
  而他们呢,只需要赏这群野人一堆盐巴,以至于每逢那群野蛮人前来,手下的士兵总是十分嘲弄的拿枪对着他们。
  “卡顿,大明的士兵很厉害吗?”巴沙姆肚子不争气,他决定换个话题。
  正在此时,塔楼外传来一阵S_AO动,似乎是起了争执,巴沙姆二人作为塔楼值守长官,不得不去外头晒晒太阳。
  出了塔楼,城上一队荷兰士兵在吵架,巴沙姆冲城下瞅了瞅,眼睛立即放了光。
  城下来了二三十个野蛮人,这些人肤色黝黑浑身几近赤裸,只在胯下包了块麻布,脖子上大多带着个兽牙做成的七彩项圈,下巴和额头则涂抹了一道暗黑色条纹。
  他们的身前摆放着十数只刚猎杀的牲畜,并抬头冲城上高喊,似乎在让荷兰人打开城门。
  “巴沙姆上尉,我们的热兰遮城被大明的舰队围困,他们肯定是受了大明人的指使,否则他们如何通过大命人的防线?
  诺德这群贪吃鬼,他们想放这群野蛮人进城!”一个荷兰士兵见两位长官过来,赶紧解释。
  巴沙姆看到下头竟然有好几头鹿,心里馋的不行,但士兵的忧虑与他刚才跟卡顿所说一样,这群人十分的可疑。
  “要不,去禀报欧瓦特总督?”卡顿与巴沙姆对视一眼,他也看到了老友的渴望。
  “要去你去,反正我是不去。”巴沙姆道。
  他们的直属长官多恩又跟着舰队去了苏禄,二人商议想让城下的人将猎物放到竹筐里,从城墙下拉上来,但被城下的野蛮人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理由回绝,商议来商议去也没谈拢。
  “该死,我们手里有枪有炮,为何要惧怕这些野蛮人,他们甚至都没有带武器!”卡顿刚才喝了酒,一跺脚怒道。
  这话似乎是说给周围的人听,毕竟出了问题身边的人也好作证,这番说辞正中巴沙姆下怀,他们确实没有任何必要害怕。
  他们负责的东城,手下有长枪兵两百七十,火枪兵四百六十,他们还有国内新研制出的火器。
  二人商议好,卡顿负责城上防卫,巴沙姆则带两百人下去接受猎物。
  为了安全起见,每次山里的野蛮人来,都是从东城门左侧的小门入城,这小门乃是用厚实的铸铁制成,且只能同时并肩两人通行。
  一行人在荷兰人的监视下,抬着山鹿、野猪等猎物,从小门而入。
  “你们是怎么通过大明人的封锁,来到这里的。”巴沙姆当即便问向巴索。
  巴沙姆知道这个叫巴索的野蛮人能听懂大明语,还专门喊来了城堡内自何斌逃走后新找到的通译陈归。
  陈归将巴沙姆的话原封不动的翻译给巴索,巴索冷哼一声对巴沙姆的话十分不屑,没有什么人能阻挡敏捷英勇的太鲁阁族人,说完还指了指海边的方向,示意他们是乘木船来的。
  巴沙姆仍旧不放心,周围两百多个荷兰士兵以火枪包围着巴索等人,不少人冲巴索身后只裹着麻布的野蛮人指指点点。
  巴索已经习惯了这群卷毛人的嘲讽,身后的几个族人冷眼看着周围的荷兰人,似乎有发怒的征兆。
  巴沙姆心里仍旧不安生,担心这些猎物有问题,并想以此压价,将本来要交给他们的一百磅精盐、五十磅煤油压缩至一半。
  巴索听完只是回头冲族人指了指,马上便有三个族人走出来,并深受指了指荷兰士兵腰间的短刀。
  荷兰士兵马上便紧张了起来,好几支枪口对准了那人,巴索解释后,巴沙姆将自己的匕首丢给那人,自己则退后了两步。
  那太鲁阁族人手持匕首,在所有猎物的胸前都划了一刀,其余几人则将手自猎物胸前的血洞伸了进去,不时便扯出了猎物的心脏。
  几人站起身来手里拎着那血淋淋的内脏,冷眼看了一眼周围的荷兰士兵,竟长开嘴咬了一口,血腥味儿顿时扩散开来。
  有几个荷兰士兵甚至作势想呕吐,巴沙姆心说果然是群野蛮人,心里虽然对这些猎物不再怀疑,但还是不想将全部物资换取给他们。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