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历史 >

扛着AK闯大明 作者:行者寒寒(九)

时间:2020-06-30 10:49标签: 种田文 赚钱 励志 孤儿
第642章 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我想对你说的是,一个帝王,首先要让臣子们畏惧,倘若你做不到,那最终也不过是个平庸的君王。刘鸿渐跪坐在崇祯大叔的棺椁前掷地有声。 这事儿若是传到朝堂里,朝臣估计都要炸了窝。 朱慈照这小子没心没肺,见没他什么事儿,自顾自
第642章 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我想对你说的是,一个帝王,首先要让臣子们畏惧,倘若你做不到,那最终也不过是个平庸的君王。”刘鸿渐跪坐在崇祯大叔的棺椁前掷地有声。
  这事儿若是传到朝堂里,朝臣估计都要炸了窝。
  朱慈照这小子没心没肺,见没他什么事儿,自顾自的又去梦里给父皇守灵,侍候在几筵殿门口的庞大海听得心里直突突。
  这特娘的,以一个外人身份训斥当朝天子者,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皇爷是什么性子他是明白的,即便对朝臣们很温和,但若有任何人敢这般口出狂言评价他,定然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问题是皇爷不仅没有丝毫生气,还一副认真接受训导的模样,这简直是……
  本来想着自己日后掌握了司礼监和东厂大权之后,即便是外庭的内阁首辅也要对他毕恭毕敬,现在看来,这个王爷他还是招惹不起呀。
  “刘兄,孟子云,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文官乃国朝根基,为君者又岂能如此待臣子呢?”
  朱慈烺虽然知道刘鸿渐是为了他好,但仍旧很不同意他的观点。
  “老子还曰过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呢,倘若朝臣一致劝谏你停止商税征收,你当是争还是不争?”刘鸿渐反问道。
  这大道理谁不会说,什么君君臣臣,不听话不办事都是扯犊子,不过是儒生桎梏天子的一种手段而已。
  “太祖高皇帝、成祖皇帝何以能有那般成就?势也,威也,朝臣知道不按照他们的意思去做就会死、就会丢掉官位。
  就比如说目下朝堂里的新派和旧派,也就说你的东宫之臣和朝中老臣的交锋,你若放任不管,必将酿成大祸。
  你想一想,二者不论哪家赢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倘若朝臣拧成了一股绳,他们唯一的对手便只有一个了,那便是你!”刘鸿渐厉声道。
  千万不能小看这些朋党,倘若真到了那个地步,那不跟崇祯大叔当年干掉阉党后所遭遇的境遇一样吗?
  东林党一家独大,整个朝廷变成了东林党的一言堂,崇祯想干个什么事,集体都要跳出来反对,上令不能下达,你扎心不?
  为君者既不能偏帮而使一家独大,又不可坐视不理,到头来两边不讨好,最好的处置方式便是两边各打一棍,警告他们都要老实点,这叫制衡。
  既然是帝国就要有帝国的样子,要有强有力的手腕、雷厉风行的处政风格。
  当然这就要求为君者要有雄才大略,至少不能是个二傻子。
  这一点刘鸿渐倒是不担心,现在他还年轻,至于以后对接班人的教育必定要改革,从小就去灌输强兵、强国的思想,以及物理、化学等各门科学。
  不用多,只需大致模仿后世的十二年义务教育,还是多个老师只教几个皇子的那种,这种模式下挑选出来的接班人定然不会差。
  什么?礼制规定接班人只能是嫡长子?不好意思我没听清,你敢再说一遍吗?
  “倘若如此,天下仕子必定离心,若朝廷无可用之才,如之奈何?”朱慈烺遂问道。
  “呵呵。”刘鸿渐笑而不语。
  这特么的,跟两年多前崇祯大叔问他的问题简直别无二致,这一老一小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呀!
  “慈烺敢不敢跟我打个赌,即便真到了那个地步,依然会有人削尖了脑袋想要入朝为官。”刘鸿渐笑道。
  通古斯人入主中原后,让天下人都剃发成金钱鼠尾,那些文官又有几个高喊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而去反抗的?
  大多数人还不都是乖乖的弯腰去讨好新主子?
  现在的文官之所以敢这么嚣张,还不是惯的?
  此时庞大华端着参汤进来,这厮也是心细,正是寒冬时节还不忘给朱慈烺也做上一碗。
  “刘兄之言,慈烺会细细思量,当下最要紧之事还是父皇的入葬之事。”朱慈烺端起参汤喝了一口道。
  朝堂之事还在他的掌控范围内,倘若这些官员真的不识好歹,那么便试试刘兄的法子又有何不可,反正除了岔子有刘兄撑着。
  “父皇临去前嘱咐葬礼当从简,可父皇辛劳一生受尽苦难,慈烺并不想让父皇的葬礼也那般默默无闻……”朱慈烺放下汤碗道。
  “嗯,必须大办,要用我大明最高的规格。”刘鸿渐对此毫无疑义。
  大叔虽然没什么大能耐,但为大明付出的心血没有人可以质疑。
  而且现在国库有银子、大把的银子,花就是了,反正都是百姓们挣,这一点也不亏。
  银子必须流通起来,这是很早以前刘鸿渐就对崇祯大叔说过的。
  大把的银子花出去让百姓手中有余钱,有了余钱方能购买所需之资补贴家用,商人才有利可图,国家才有税可收,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嗯,慈烺也是这么想,明日下了朝慈烺便着内阁并礼部商议出个章程来。”朱慈烺又道。
  明朝时一个普通百姓家的长辈过世都要有一整套的规矩,更别提是皇帝的葬礼。
  明朝国丧沿用周礼,皇帝驾崩后朝臣服丧二十七日而入葬,二十七日之内,新帝对朝臣的奏折,不能用朱笔批示,一律改用蓝笔,称为“蓝批”。
  各部院衙门行文也要改用蓝印,服丧期内,各寺、观必须鸣钟三万次,诵经和吊唁活动也连续不断地贯穿于整个丧期。
  自皇帝驾崩之日起,第二天在京城上班的官员要统一穿戴素服、乌纱帽、黑角带,三天之后,官员们需要从素服换成成服。
  且每日要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进行哭丧和吊灵,而这个程序需要一直持续到皇帝下葬才能结束。
  文武官员及所有百姓一百天之内不准作乐、四十九天内不准屠宰、不准吃R_OU_、一个月内禁止嫁娶。
  这还只是国丧期间,待出殡那日则更是麻烦,其程序之多、礼节之繁杂只听了一会儿就令得刘鸿渐头皮发麻。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