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历史 >

大汉龙腾 作者:淡墨青衫(六)

时间:2020-09-09 15:28标签: 改变历史 回归明未
第二百九十五章 灭明(三) 众将虽对他话中含意并不尽数了然,却知道他此番前来必定有很大的变故,一时间帐内半点声息也无,各人都瞪大了眼瞧向张伟,等着他解说明白。 张伟目视左右,帐内除寥寥数人之外,多半还是在他初到台湾后不久就已跟随效力。此时身着
  第二百九十五章 灭明(三)
  
  众将虽对他话中含意并不尽数了然,却知道他此番前来必定有很大的变故,一时间帐内半点声息也无,各人都瞪大了眼瞧向张伟,等着他解说明白。
  张伟目视左右,帐内除寥寥数人之外,多半还是在他初到台湾后不久就已跟随效力。此时身着甲胄,双手按膝端坐于下,一个个目光炯炯自向自已。只需自已一声令下,这些豪杰好汉便会如同狮虎如柙一般勇不可挡,将自已所有的敌人铲平消灭。回想当年,心中竟突然有种苍桑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一时间竟不知身在何处。他知道一生事业到了紧要关头,过了这一关,整个中国必将真正的掌握在他的手中。若不是回到古代,以超出常人的眼光知识打拼奋斗,哪里能轮到的他?他每常自叹:西人曾言,任何一个人回到过去,都有机会成为伟人,此语诚不欺我。
  说来也怪,到得此时,张伟却越发的迷茫害怕。他以绝世强者的形象示人,众文官武将遇着困难之时,只需想到张伟其人便可信心倍增,而张伟本人,却慢慢渐行渐远,称帝之后,越发成了孤家寡人,那种四边不靠的寂寞和压力,当真是令他难受之极。
  今时此刻,离目标登顶超发的近,张伟对掌控下中国的未来走向越发的摸不着头脑。他可以依靠未来的知道创制军队,贸易发财,可以依靠超卓的眼光拔识人才,却并不知道在当时的中国该当以什么样的精神和内在继续发展,以汉军的实力,统一全国自不必言,便是拿下东南亚、澳洲、北美,都非难事。只是若是没有坚实的理念信仰,配合以先进的政治制度,一两百年之后,中国不过又是类似奥斯曼土耳其那样的老大帝国,徒有一些武力和疆土罢了。
  他目视帐内诸将,心中道:“总归要在我手里有一个先进的政治制度,还不能把儒家的东西全丢了。腐儒僵化,并不都是儒学的过错。孔子何尝提倡过缠小脚?何尝说过要各扫门前雪?中国的事,道家亦需负很大的责任。鲜廉寡耻,枉顾大义,这可与儒家学说无关。汉唐之际儒学倡盛,中国不一样是治世盛世么。”
  想到此处,心中一动,想起几个月之前自已曾视察太学,听得太学教授黄宗羲所言的一番话:“求仁得仁,吾欲仁,斯仁至矣。孔夫子一生的政治抱负就是一个克已复礼,虽然他的手段未必高妙,然而这种一心追求仁义道德,以自身为范,垂之后世千百年无人能易,这便是他的超凡之处。诸位,吾也知西学渐盛,什么数学、几何、化学、物理诸科,都是经世济用的学问,不论是经商为官,出海放洋,都尽自用的上。所以这儒学一项,在学校竟渐渐无人问津,很有势微的迹象。陛下自将科举改制,不以四书五经取士之后,官府用人渐渐趋向杂学,而正途出身的很受嘲笑,诸位不肯用心研究书经,这也是一理。只是宗羲有一语在此,与诸君共勉:人生有道,有术。西学好比是术,而国学则是道之精义所在。我辈国人,自束发受教,总以仁义兼爱为教,是以千百年来,虽历经板荡之乱,然汉人始终未尝亡族,所为者何?邦有道矣!西学虽好,然则是外来学问,其术再好,内里是别人的东西。若是信其学说,入其宗教,习其政治,百年之学,中国原有之道义精神不复存在,名存而实亡矣!”
  黄宗羲的这番话听的张伟频频点头,心知在一六三三年的明朝之时,有人居然有这种见识,当真是了不起之极。张伟所处的时代,中国人见利忘义,见钱眼开为富不仁的事比比皆是,中国人的传统道德被破坏怠尽,新的法统又并不能真正深入人心,于是上行下效,谎话假货横行,人心崩坏之极,不正是信仰缺失的毛病么。
  有了这层明悟,张伟荡涤儒生陋习,革除儒家积弊的决心虽然不变,然而以新儒家及渐渐还政于民的诸般举措,务必要在自已的有生之年创制一个可以万世不易,不会在两三百年出现鼎革变乱的政体出来。于此同时,借由明朝大儒声望,招降一批收拾北方人心,可以最大限度利用北方力量对抗满清的打算亦已完备。若是兵祸连结,虽然汉军必胜,却也是地方疲敝,百姓受苦,他却也很是不忍。凤阳城内名臣甚多,若能招降自然很是有利于收服北方士大夫人心,几十万明军投降之后,稍加改编,足兵足饷,也有一定的战力,岂不更好。
  他只管坐地发呆,底下诸将不知道他在沉思何事,只道是皇帝正在思考如何对凤阳用兵一事,各人只是奇怪,这小小的凤阳城劳动陛下亲征,现下还想了半天不能有所结论,当真是匪夷所思之极。
  上头一个张伟,下面几十名武将呆若木J-I的端坐当场,并没有人敢发一言。若不是军帐里炉子上烧着的开水突然沸腾,发出丝丝的声响,壶口冒出一缕缕白烟来,只怕张伟这一想发真是令汉军诸将郁闷死了。
  “你们只管呆坐什么,来,喝茶!”
  见皇帝陛下终于发话,帐内气氛顿时活跃起来,各人捧着茶碗热手,虽然还是不敢询问张伟,却都是挤眉弄眼,比之刚刚木雕石塑一般强过许多。
  张伟略一思索,终于开口向诸将道:“今次我来,实因北方情形将有大变!”
  江文瑨眉头一跳,问道:“满人入关了么?或是即将入关?”
  “皇太极十月初在盛京沈阳动员八旗,虽然封锁消息不使人知,却也被咱们的司闻曹探子探知,我约束诸将不可猛打猛冲,就是防着八旗兵突然捣乱。他们来去如风,后勤补给要求甚低,突袭能力很强,如是与明军做战时突然遇到,损害必然很大。只是他那边一动员,施琅带着水师已然赶到辽东,各江口岛屿四处奔袭,皇太极头疼之极,若是只留少量兵马,又怕我大军攻袭,或是留的多了,入关之后实力不足也是不成。所以十一月中他趁着明朝内撤入关,占了山海关和蓟镇等地,兵锋直指北京,却是并没有全师杀入,其因在此。”
  “那如今情形如何?满虏如何能奈何得了施将军的水师?别说辽东附近,就是放在整个天下,汉军水师都不惧任何敌手。海上往来方便,一夜之间飘忽数百里,就是骑兵也不能四处设防抵御,难不成如此情形,他们仍敢全师入关不成?”
  张伟向江文瑨笑道:“我有张良计,人家也有过墙梯。皇太极早就料到咱们有这么一招,初时还没有什么动静,上个月水师入得鸭绿江口,突然从江里四周窜出来几百只小船,上载火药柴CAO,趁着顺风点燃滑将下来。施琅大惊之下,命令全师后退,一面开炮轰击,只是那船小风大,速度极快。水师虽然迅即后撤,仍有两艘炮舰被小火船点燃烧着,救援不及而致沉没。所幸人员伤亡不大,到也罢了。只是经此一役,汉军水师很难再突入江河之内,对他们的危胁很小,只需留着人看守,又以铁链锁江,咱们是一时没有办法攻入辽东内地了。至于攻下旅顺,待水师到了后方知,人家早就深沟长垒,广设炮台,旅顺地势易守难攻,高地上架有数十门炮台,水师虽然不怕,不过死伤过多,得不偿失!”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