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遛鬼+番外 作者:酥油饼(中)

时间:2020-09-08 19:10标签: 悬疑 灵异
第54章 鬼煞村(十四) 阿宝回来,看到珍珠打盹儿,立刻用嘘嘘声把她嘘醒。 珍珠强忍着不满问:什么事? 阿宝道:说说曹煜和严柏高的事?严柏高怎么死的? 珍珠道:不知道。看尸体,好像是脖子上被人割了一刀。 脖子上被人割了一刀?阿宝歪着头道,怎么这个
  第54章 鬼煞村(十四)
  
  阿宝回来,看到珍珠打盹儿,立刻用嘘嘘声把她嘘醒。
  珍珠强忍着不满问:“什么事?”
  阿宝道:“说说曹煜和严柏高的事?严柏高怎么死的?”
  珍珠道:“不知道。看尸体,好像是脖子上被人割了一刀。”
  “脖子上被人割了一刀?”阿宝歪着头道,“怎么这个听起来也有点似曾相识呢?”
  印玄突然掏出放地图的黑匣子。
  阿宝看着匣子,想了三秒钟,叫起来道:“对了,女鬼!”那个自称许芹的女鬼就是被刀割破喉咙死的,她说凶手是……
  曹煜?
  事情好像转回来了。
  印玄打开匣子。
  许芹迷迷糊糊地钻出来,呼神唤鬼盘古令对她的影响极大,以至于她现在还有点晕晕乎乎的,可是对印玄的恐惧让她下意识地惊呼一声,跌坐在地。
  印玄道:“你认识曹煜?”
  许芹尖叫道:“他在哪里?”
  阿宝蹲在她身边,见她的脖子划过一道血痕,又要重演旧事,忙掏出定身符定住她,道:“你现在不要想太多,放松心情。知不知道?”
  等许芹脖子上的血痕渐渐淡去,他才将定身符拿下来,“你认识三……严柏高吗?”
  许芹身体猛震,用谁都能看出她在撒谎的大动作用力地摇着头。
  阿宝道:“曹煜为什么要杀你?”
  许芹抿着唇,眼睛望着地面,不敢抬头。
  阿宝看向印玄。
  印玄道:“噬魂符。”
  阿宝把手伸进口袋里。
  “不,不要。”许芹眼泪啪嗒啪嗒往下落,双手抱着膝盖,浑身惊颤不止,“曹煜以为我雇人杀严柏高,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他把我骗去酒店,要我杀人偿命。”
  阿宝道:“真的不是你?”
  许芹拼命地摇头,“不是我,是我爸爸,我只是,我听到的。不是我。”
  阿宝道:“你爸爸为什么要杀严柏高?”
  许芹道:“爸爸说,他活着,曹煜会离开我。就算结婚,也会离婚。我早知道,我不想嫁了,他好可怕,他不是人,他根本不是人!”她歇斯底里地嘶吼着,仿佛要将满腔的恐惧都发泄出来。
  阿宝无语地摸着额头,“好像又是一个狗血的故事啊。”
  珍珠喃喃道:“原来严柏高是这么死的。”
  阿宝道:“不对啊,结婚又离婚,那不是说曹煜已经答应和你结婚?那他和三元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珍珠冷笑道:“这还看不出来吗?有人想一脚踏两船,最后船翻了,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呗。”
  阿宝道:“曹煜怎么说都是你的雇主,你这么说他,不怕他辞退你?”
  珍珠皮笑R_OU_不笑地嘿嘿了两声,“他要真能放我走才好。”
  许芹突然哆嗦起来,“好冷,好冷……我身体好冷啊。”
  珍珠道:“这里煞气重,鬼魂极易魂飞魄散。”
  阿宝道:“不会变成厉鬼吗?”他想到三元。
  珍珠道:“厉鬼又岂是那么容易变成的?除非……”
  “除非什么?”
  “执念、机缘、宝物、贵人。”印玄不满地看着阿宝,“你连这些都不懂,如何当御鬼派门下?”
  阿宝缩了缩头,将许芹捡起来放进黑匣子里,恭恭敬敬地交给印玄,然后规规矩矩地坐在椅子上,不敢再胡乱开口。
  珍珠撇撇嘴角,继续闭目养神。
  阿宝刚刚已经睡了一觉,现在却怎么也睡不着,屁股在椅子上不停地挪来挪去。一会儿又看灶头少过的黑乎乎痕迹,试图把它当做几何图形来解剖,一会儿从破窗户看对面屋顶的茅CAO,猜测有几根。
  珍珠的脚突然往前一伸。
  阿宝敏感地朝她看去。
  珍珠委屈道:“腿麻。”
  阿宝正要说话,就听到外面一个男声道:“有客自远方来,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印玄睁开眼睛,挥袖。
  门自动往两边打开。门口的小院子里站着一个斯斯文文的青年。他拱手道:“鄙人姓邹,邹云,字浩渺。U城人士,好舞文弄墨,又有书山雅士之号。”
  阿宝道:“你这么说话不觉得牙酸吗?”
  邹云好脾气道:“这位小公子见笑见笑。”
  阿宝道:“你是穿越的?”
  邹云道:“不穿不越,推门而入。”
  阿宝太感激印玄没有舞文弄墨这个爱好了。
  邹云道:“此地狭小,不宜久留,如蒙不弃,请去鄙人舍下小坐。”
  阿宝道:“你舍在哪里?”
  邹云一笑,状若漫不经心地伸手,一掌推倒他身后的那堵土墙。墙碎落,尘土飞扬,半晌才露出那条街道来。他笑眯眯地踩着土墙走到街道上,朝阿宝和印玄招手道:“两位若是想见曹先生,还请随我来。”
  阿宝往前走了两步,冲出屋子,转头看印玄。
  印玄看珍珠。
  珍珠乖乖地站起来,却因许久不动血脉不活,以至于走路跌跌撞撞。
  印玄先一步跨出门槛,跟在阿宝身后。
  阿宝咕哝道:“有毛病,好端端地推墙做什么?”
  邹云笑道:“它碍了我的路,自然要推倒。”
  阿宝道:“谁碍了你的路都要推倒?”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