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极品公子 作者:烽火戏诸侯(九)

时间:2020-07-12 22:53标签: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第六百一十七章 诛杀教廷(下) 紫枫别墅,叶河图拉着赫连琉理一起蹲在客厅角落的一架古琴前窃窃私语,对此摇头苦笑的杨凝冰只好上楼去书房处理公务,虽然不是那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品公仆,处事面面俱到为人精明玲珑的她其实就算不需要这样拼命也可以比
  第六百一十七章 诛杀教廷(下)
 
  紫枫别墅,叶河图拉着赫连琉理一起蹲在客厅角落的一架古琴前窃窃私语,对此摇头苦笑的杨凝冰只好上楼去书房处理公务,虽然不是那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品公仆,处事面面俱到为人精明玲珑的她其实就算不需要这样拼命也可以比寻常为政者出色,但是她能够有今天的成就或者说政绩绝对是没有半点水分,相反,身为杨家人,还会被政敌暗中穿小鞋,这么多年杨凝冰何尝不是如履薄冰,这其中的辛酸恐怕就连她的父亲杨望真也不能完全清楚。
  杨凝冰趴在栏杆上望着那两个相见如故的孩子和大人,这个男人虽然比最圆滑的政客和最J-IAN诈的J-IAN商都要让人捉摸不透,但是杨凝冰却没有来由的最放心他,也许他可以是世界上最邪恶的反面角色,也许他是最让人不齿的纨绔子弟,但她就是觉得这幢永远都有人在等候她的别墅是世界上最平静的港湾,虽然,这一点,她嘴上并不承认。
  “琉理,知道这是什么琴吗,那个时候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一家古董店骗来的,就差没有用抢的了。”叶河图轻轻弹了下琴弦洋洋得意道,这把琴琴身为暗红色,通身布满细小的蛇腹断纹。
  “爷爷给我以前只给我看过琴谱,但是不认识。”赫连琉璃小心翼翼地想要碰这把兴许流传千年的古琴,但是最后小手还是没有勇气碰。
  “这是唐代地九霄环佩古琴。你看,龙池内刻有‘宫琴’,还有就是篆文‘九霄环佩’,琉璃。你看这里,古代的琴丝都是用蚕丝做成,产地不同品质自然不同,四,最佳,陕西的稍差,而江淮和山东最差,到现在更是干脆用钢丝代替,唉,琉璃,想不想学琴?你要是愿意。我给你请最好的古琴老师,听说过那个经常去故宫弹奏古琴地管海潮老师吗。我和他是忘年交哦,我让他教的话,他再怎么白眼世俗也是要卖我个面子的。”
  叶河图拉着赫连琉理的小手按在琴弦上,笑容温柔,“这琴放在这里也是暴殄天物,本来雪痕要学,结果被那个兔崽子不知道怎么说了通就不碰了。我这种俗人弹这把琴就是牛嚼牡丹了。”
  杨凝冰莞尔道:“吹牛,谁不知道不管是谁见管海潮大师都要比见国家领导人难,你啊,你以为你是谁,还跟管大师套近乎呢。”
  “我怕我学不会。”赫连琉理噘着小嘴嘟囔道。
  “学不会也没有关系,关键是懂琴就行,风水术讲究一个静极生动,练琴对女孩子的宁静气质养成很有好处。”
  叶河图露出和叶无道如出一辙的狐狸笑容,貌似忠良道:“琉璃。我们家兔崽子最喜欢的女孩子就像你雪痕姐姐一样,古典,婉约。温顺,你难道不想让他喜欢你?”
  “想!”怎么可能是叶河图这只狐狸对手的赫连琉璃马上就落入圈套,不高明,却很实用。
  杨凝冰托着腮帮凝望着这个有点“可爱”的男人,可怜之处必有可恨之处,可怜他生在叶家却游戏生活,这恨究竟有几分是因为婚姻呢?若没有感情,这恨又从何生起?摇摇头,走进书房,回眸楼下那温馨的场面。
  “琉理,说说看你们赫连家吧。”
  叶河图有意无意道,语气淡漠,却不轻浮,突然带点歉意道:“介意不介意我抽根烟?”
  “嗯。”赫连琉理犹豫了片刻便点了点头,看着这个拿出一根烟地叔叔,柔柔道:“我从小就跟着爷爷离家出走了,妈妈说是大伯和家族其他人的Y-IN谋。听爷爷说我们祖师有幅很老很老的字画像,上面还有祖师婆婆的题字,还说那些内容我们赫连家族的成员必须会一字不漏的背下来——赫连无极,字韬略,号老庄梦蝶……”
  “赫连无极,字韬略,号老庄梦蝶。少读书,既取科名,因天下汹汹,遂无仕志,畅游天下名山大川,登匡庐,遇一道者传兵法、阵图、六甲、入门之书,典青囊、理气等书,其师弈,适英雄四起,以所学试用,不料所从非人,几遭厄难,遂归隐山林,遍证古今名墓,考验人家休咎,不数年而通神理,历一甲子,只葬七十二X_U_E,终老于四明无量庵。”叶河图接口道。
  “叔叔,你怎么知道的?”赫连琉璃惊讶道。
  “我啊,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这样说起来你叔叔赫连墨泉和我有点往事,不过那都是上一辈的恩怨了,和你无关。”叶河图深深吐出一个烟圈,眼睛眯起,高深莫测。
  “我先把你送到我岳父那里去,过几年再接回来,本来我也不想把你送到军区,孔雀那个丫头比你更合适,但是我老爸不肯放人也没有办法,不过想必你也知道为什么我要让你去外面。”叶河图干脆坐在地上背靠琴桌吞云吐雾。
  赫连琉璃抱膝坐在叶河图身旁,把小脑袋缩在怀里,轻轻嗯巨一声。
  “好孩子。”叶河图摸了摸赫连琉理地头。
  “叔叔今天晚上还要出去吧。”赫连琉理抬头睁大那双不惹尘世半点尘埃的眸子望着叶河图。
  叶河图起身,走向大门,慵懒道:“月黑风高,不杀人,就可惜了。”
  赫连琉璃弱弱道:“我不会告诉无道哥哥的。”
  叶河图脚步毫无凝滞,走出别墅的时候,嘴角不经意翘起,琉理,如果有轮回一说,你,孔雀,还有雪痕,和那个兔崽子肯定有精彩的故事。
  冷清心绪,明晰如镜。
  不杀人。这句话,已经说了快二十年了。
  “太子,我们今天晚上就要和教廷地神圣武士团交战?”坐在一辆高级防弹车内的豺狼冰蓝色眸子充满嗜血光彩,那把与他相依为命的匕首绽放森绿色锋芒。他也许是郁金香军团听到这个消息后最兴奋的成员,神圣武士团,就像梵蒂冈教廷一样在世人心目中都是神圣地存在,对于世界上雇佣军团来说更是顶礼膜拜的对象,但是豺狼显然不属于这一范畴,他只要能战斗,越血腥越渴望。
  这辆从奔驰公司定做的防弹车性能丝毫不逊色国家领导人地座车,造价就在四百万左右。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