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玄幻 >

霸皇纪 作者:踏雪真人(十一)

时间:2019-12-08 16:42标签: 诸天万界
第595章 一只独立特行的猪 三月的东荒群山,冬天的积雪还没融化。从北面吹来的春风,冰冷刺骨没有一丝暖意。 冬天的酷冷正在远去,春天的生机在Y-IN冷中悄然勃发。正是乍暖还寒的时节,早晚的巨大温差,让猪刚鬓也有些受不住了。 猪刚鬓重重喷了一口气,把长
第595章 一只独立特行的猪
  三月的东荒群山,冬天的积雪还没融化。从北面吹来的春风,冰冷刺骨没有一丝暖意。
  冬天的酷冷正在远去,春天的生机在Y-IN冷中悄然勃发。正是乍暖还寒的时节,早晚的巨大温差,让猪刚鬓也有些受不住了。
  猪刚鬓重重喷了一口气,把长长的大鼻子里青绿鼻涕都喷了出去。
  他虽是天阶的修为,更是皮糙R_OU_厚,还是受不了东荒群山Y-IN冷的气候。猪妖族最喜欢温暖S-HI热的地方,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看到无尽冰雪。
  最初的新鲜过后,猪刚鬓就开始厌恶这里的冰天雪地了。但作为这一路前哨军总监军,他可不敢偷懒。
  现在大军深入东荒群山,圣阶魔王紫心莲亲自担任总统帅,总数量超过二十亿的大军,将在这里长期驻扎,建造一座永久X_ING的巨城。
  猪刚鬓带着一百万绿魔人,在这座山上开凿巨石,为建城提供足够的石材。
  这是一个苦活,没有任何油水,又极其的无聊。猪刚鬓在猪妖族中一向没有人缘,虽然已经修炼到了八阶层次,却也只捞了这么一个位置。
  猪刚鬓对此当然很不情愿,却也不敢抗命。每天就只能带着一队猪妖侍卫,四处巡视。稍有不快,就当场杀人。
  绿魔人本就是魔界中最低级的种族,好吃懒做,又肮脏无能。对其他魔族来说,绿魔人就相当于会自己行走的食物。
  一百万绿魔人,不论如何残酷的驱使,一天下来也干不了多少的活。猪妖族也都习惯了这种效率,他们每天至少要处死几百绿魔人。算上因为寒冷、饥饿、伤病而死的,每天至少要死几千绿魔人。
  死掉的绿魔人,都会被当做食物当场分掉。就算是绿魔人,也习惯了吃自己的同族。
  猪刚鬓却不喜欢吃这些绿皮家伙,难吃的紧。他经常会想起几年前跟随修罗王的日子,哦,现在都叫他高正阳了。那段时间虽然经常被高正阳痛揍,可偶尔也能吃到他做一些食物。
  那滋味的确美妙,相比之下,什么绿皮家伙、腌R_OU_之类的,和狗、屎没区别。他还在高正阳身上学了一些很特殊的品味,譬如衣着,譬如个人卫生等等。
  有些习惯一旦养成了,就很难再去掉。何况,猪刚鬓觉得这些习惯很高端,大概和皇族、魔王一样有层次有境界。同族都很难理解他的行为。
  每到这个时候,猪刚鬓都有一种优越感,居高临下的去俯视周围的肮脏愚蠢的同族。
  回想到这些往事,猪刚鬓禁不住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烧痕。一片片不规则焦黑疤痕占据了他的脸,每当对着镜子的时候,猪刚鬓都有些不忍直视自己。
  事实上,他的背部也都大片灼烧的疤痕。
  猪刚鬓很重视仪容,他总觉的这些疤痕破坏了他英俊的脸。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满脸的疤痕让他多了许多煞气威风。
  严格来说,猪刚鬓要感谢那场毁天灭地的大火。正因为所有知情都被死了,才没人知道他曾经当过叛徒,跟随过高正阳。
  “听说,高正阳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东荒群山到处都覆盖这厚厚冰雪,群山延绵无尽。猪刚鬓在这忙乎了两个月,到也没看出什么特殊来。
  “不过,那个男人的故乡,总归是有些不一样的吧。”
  猪刚鬓对于高正阳的敬畏,已经深入到了骨髓。哪怕他武功大进,成为八阶高手,他也没有胆子去找高正阳报仇。
  他每天心情这么烦躁,也是害怕会遇到高正阳。毕竟,这里可是他的故乡啊。
  猪刚鬓越想越压抑,宝宝心里苦啊,可宝宝没人可说,生活啊,真是寂寞如雪!
  他抬头看了眼天上太阳,中午的阳光正盛,落在冰雪覆盖的群山上,到处都是银光闪闪白茫茫一片。天地异常的明亮通透,站在高处望下去,银色群山起伏,风景异常的壮丽优美。
  白天的阳光太亮了,一到中午的时候,所有绿魔人都藏进山洞里,以免失明。
  最初的时候,大家都没有经验。数百万魔族大军就此失明,成了无用的瞎子。
  据说,大统帅紫心莲陛下,因为此事大为震怒,当场就杀了几个大将。
  从此以后,预防雪盲就成了所有魔族的常识。
  武功达到天阶层次,自然不会再因为强光而失明。
  每到中午的时候,猪刚鬓喜欢站在高峰上,独览群山。
  虽然迎面寒风凛冽,冻的他大耳朵都要裂开了。但猪刚鬓很享受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说起来,这也个习惯也是和高正阳学的。
  开始的时候,猪刚鬓还很不理解这样做的意义。但时间长了,他就感受到了其中的意味。
  居高临下,俯览天地,开阔的眼界也能影响心情,也能提升胸怀器量。他能晋升八阶,苦练是一方面,关键是他的眼光见识有了巨变。
  “猪刚鬓,又发傻呢!”从天空上飞落一只巨大黑色乌鸦,大声讥讽道。这只乌鸦浑身毛发油亮,红嘴白爪,一副神气不凡的架势。
  不等猪刚鬓说话,乌鸦又呱呱怪笑了两声,“你这架势是要当诗人么?”
  迎风负手而立的猪刚鬓,目光悠远。可惜,他肥大猪头上满是疤痕,大肚子高高挺着,屁股后面还有一根细细猪尾巴垂着。怎么看都丑陋凶猛,哪有一丝诗人的样子。
  猪刚鬓有些不悦,但这只乌鸦是中军信使,虽然管不到他,却不能得罪。他一摆手,深沉的道:“你不懂的……”
  乌鸦更为不快,一只肥头大耳的猪妖,还在这装深沉。这世界怎么了!
  它再次发出刺耳的呱呱大叫,绕着猪刚鬓飞了两圈,才猛的落在猪刚鬓头盔上。
  猪刚鬓正想挥手打掉乌鸦,乌鸦却开口说道:“传大统领令。”
  猪刚鬓再不敢乱动,急忙双脚一并,挺胸收腹,做出肃然领命的样子。
  乌鸦得意的Y-IN笑了一声,才又道:“大统领严令各部加紧行动,务必按照计划时间完成各自任务。逾期者,军法从事。”
  猪刚鬓神色一紧,这份军令透露出的紧张气息让他很不安。逾期者军法从事,大统领既然这么说了,肯定要说到做到。没有任何人情可讲。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