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为美好的黑衣组织献上祝福+番外 作者:糖霜泡芙(上)

时间:2020-09-15 18:52标签: 甜文 综漫 奇幻魔幻 强强
文案: CAO薙恭本以为,作为不老不死的人类,自己只需要永远注视这个世界,在孤独与无趣中度过余生。 直到他因为颜值救了某酒厂唯一指定忠犬。 其实我那天只是觉得碰到了惊艳的银发美人,所以心血来潮喔,绝对没有从一开始就对你图谋不轨。 哦。 银发青年敲了
 文案:
  CAO薙恭本以为,作为不老不死的人类,自己只需要永远注视这个世界,在孤独与无趣中度过余生。
  直到他因为颜值救了某酒厂唯一指定忠犬。
  “其实我那天只是觉得碰到了惊艳的银发美人,所以心血来潮喔,绝对没有从一开始就对你图谋不轨。”
  “哦。”
  银发青年敲了敲恋人不知在想什么的脑袋,声音低沉:“但我是一见钟情。”
  [避雷]
  1.1V1
  2.存在多处BUG请无视
  3.男主是个感情淡薄的不死者,开场双箭头,好感是满的
  4.如果喜欢的话,欢迎收藏,更新不定期但是尽量维持稳定,请多指教啦
第1章 邻居
  CAO薙恭确认自己头顶上的门牌显示的字样是熟悉的203号,抬手轻轻敲响了那扇门。每次拜访这个人的时候遭遇都不会太愉快,但是房东几乎是半强行地托付他了应该分发给住户们的圣诞礼物,CAO薙恭不得不自暴自弃地替他拜访全公寓。将礼物送给看起来就很温柔的褐发刺猬头青年和来自中国的黑发留学生时十分顺利,不过,CAO薙恭不相信面对这家伙也能如此幸运。
  原因无他,他认识住在203号房间的男人,并且充分了解他是个危险分子。
  在他近乎扰民的攻势下,门打开一条缝,CAO薙恭听到了咔嚓的脆响,绝对不是门链发出来的,更像枪上膛的声音。男人比他稍微高一些,银发下锐利的眼眸紧盯着他,发现门外只是呆站着的CAO薙恭时,他啧了一声,失去兴趣似的转身走了进去。
  CAO薙扒住门框,防止他赶自己出去,好在男人并没有这种想法。他抱着包装精致的礼物盒,跟在后面说了句“打扰了”,老实地在玄关换鞋。
  住在203的男人是执行任务中的某组织成员,名为琴酒。这个组织都以酒名作代号,他的地位似乎不低,但每天都极其忙碌。至于他的本名——黑泽阵,则是CAO薙恭在一次意外中得知的。而且总是用琴酒这个名字太中二,喊假名又很别扭,CAO薙恭干脆无视了他的威胁,直接用黑泽先生来称呼。
  虽然琴酒的手里有枪支,但那些东西都对CAO薙恭无法造成威胁。
  CAO薙恭是不死的人类。
  他没有得到人体实验的记忆,也不是什么拥有除此之外超能力的异形生物,普通地度过了二十几年岁月。在成年礼的夜晚他曾遭遇过强盗杀人事件,本以为必死无疑,谁知道对方把他肢解丢进湖中,才离开没到十分钟后,CAO薙恭一边打着喷嚏,一边拖着S-HI漉漉的身体爬了上来。
  衣服已经被划破了,他费了很大的功夫才避开路灯,悄悄跑回家里。好在路上没有碰到失眠的中老年人,不然绝对会被认成裸奔的恶鬼。总之,自那之后,CAO薙恭的运气一度变得很差,因为救助溺水者、不小心被伞尖刺进眼睛、雨天时被电击、捡到来历不明还会乱开枪的黑帮人士之类的事件死而复生了几回。
  至于那个捡回来的家伙,自然是琴酒。CAO薙恭一时鬼迷心窍,将他留在租住的房间里,甚至推荐据说任务目标就住在附近的琴酒搬进隔壁。知道他是个恐怖分子已经是很多天后了,CAO薙恭时常思考该不该报警以及自己是不是共犯这两个难题。
  琴酒意外地其实没有那么凶暴,他会按时上缴房租,不与周围的人们接触,却同时也不交恶。而且连CAO薙恭的水平制作出的炖R_OU_汤都愿意尝试,这让对方非常感动。
  当然,由于害怕琴酒把敲门的全当成敌人贸然开枪,连巡警查看证件时都是CAO薙恭陪同的。
  “黑泽先生。”CAO薙恭把礼物盒放在桌子上,它裹着一层红色的礼物纸,表面印着发光的小星星,富有节日氛围,“这是房东先生托我交给你的礼物,圣诞节快乐。”
  琴酒沉默着,眼神里像是在问“这是什么东西”,CAO薙恭拍了拍盒体:“放心,不是□□包,如果你没有兴趣的话,我就失礼地帮你拆开吧。”
  琴酒点了点头,CAO薙扯住金色丝带拉开,盒子里摆着一个苹果模样的八音盒,廉价却亮晶晶的水钻显得有几分可爱。CAO薙安装上电池,致爱丽丝的旋律顿时流淌出来。
  “感觉像是送给女高中生的礼物。”CAO薙笑着把它推到琴酒面前,不顾对方黑漆漆的脸色站起身,“虽然是白天,但是至少开一下日光灯吧,你这里采光不太好,一直这样会闷出毛病的。”
  琴酒不喜欢开灯,屋子里经常是昏暗的,CAO薙绊倒过几次后,他善解人意地拉开了一角窗帘。他的举动不知是因为杀手的警惕,还是本来就讨厌阳光,CAO薙找到开关,只打开了靠着玄关的那盏灯,好歹能看清楚房间里的物品了。
  他翻出抹布,擦了擦积灰的储物柜,“我帮你放在这里。”
  “无聊。”
  琴酒的黑风衣摩擦出了声响,CAO薙听见他冷冰冰的话语。男人越过他,先他一步把八音盒安置好,双手环胸,从上至下斜视着他。
  CAO薙耸了耸肩:“你的脸也没以前那么苍白了,多晒晒太阳。既然伤已经好得差不多,就快点去解决你的什么目标吧。”
  他认真地回视琴酒的眼睛:“黑泽先生,即使我不清楚你有什么苦衷,也不是正义使者……你最好还是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还有,我不会报警的,在我没有见到自己无法忍受的事件发生之前,我都不会多管闲事。”
  一口气说完,CAO薙顿时觉得羞耻极了,恨不得捂脸自杀。
  说起来,自杀是没用的嘛。
  CAO薙恭确实没有做正义使者或者圣父的想法,他的道德感姑且维持着微妙的平衡。对于自己在行动不便,身受重伤时受到CAO薙帮助这件事,琴酒拥有充分认知,所以才允许了他逾越的举动。
  于是他被懒得思考太多的CAO薙大方地划入讲义气的好人行列。
  没有什么是死一次不能解决的,实在不行可以多死几次,CAO薙从来不觉得琴酒是个威胁,反倒看作稍微有些傲娇的普通人。
  “你就是为了说这个?”琴酒不悦地问。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