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声临其境 作者:空纵(下)

时间:2020-11-12 12:19标签: 竞技 网游
第57章 还要继续吗? 谢其没多想,顺着原来的位置将书放回了书架。余声的表情稍显松懈,肢体却还有些紧张,他从谢其身上尴尬的挪开眼,想了想又说:时间比较晚了,吃饭的地方比较少,我订了中餐馆的烧菜,可以吧? 谢其望着他,这句明显是没话找话,为了掩盖
第57章 还要继续吗?
  谢其没多想,顺着原来的位置将书放回了书架。余声的表情稍显松懈,肢体却还有些紧张,他从谢其身上尴尬的挪开眼,想了想又说:“时间比较晚了,吃饭的地方比较少,我订了中餐馆的烧菜,可以吧?”
  谢其望着他,这句明显是没话找话,为了掩盖什么,余声平r.ì里能不说则不说,现在莫名其妙跑出这么一句,谢其心里顿时对那本书更好奇了。
  “可以,麻烦了。”谢其淡淡的回,然后转到一边和左竹西坐到沙发上看电视去。
  余声看了他们一眼,又看看书架上的书,心想,明天把书放在最高那一层吧,这样谢其应该够不到了吧。
  晚饭过后,几个人都累了,洗了澡就准备睡。
  余声的房子,卧室和外面的沙发之间做了格挡,空间被分割成两块,如果一个人住,卧室是卧室,客厅是客厅,刚刚好,什么都不耽误,但人一多就麻烦了,能睡觉的就两个地方,床和沙发,他们三个人,谁睡床,谁睡沙发。
  原本的计划,是余声睡沙发,谢其和左竹西是客人,他俩睡床,但左竹西不知哪根筋抽住了,非要睡沙发,死活不要和谢其一起去睡床。
  如果这样的话就更尴尬了,毕竟昨儿晚上,谢其和余声才发生过那样的事儿,今天再在一起睡,想想都尴尬的头皮发麻。而且昨天的事儿算是意外,今天一天还能泰然自若的相处,已经是极限了。
  大家争执不下,纷纷要睡沙发,最后谢其一锤定音,他睡沙发,左竹西和余声睡床!
  站在原地的左竹西满头问号,心想大哥你没事儿吧?我和余声睡?我俩连你俩三分之一熟都没有好吗?
  可惜谢其是老大,再多说指不定被人怎么怼,而且谢其这人定死了改不了,想改他的决定,除非天王老子下来。
  眼看谢其已经拉开被子躺下了,回旋的余地彻底没了,左竹西叹了一口气,摇摇头望向余声,算了,就这么睡吧。
  余声自然也十分尴尬,房间里一共就两床被子,他和左竹西一起睡,也就预示着他们要一起盖一床被子,这......
  勉勉强强躺下,余声和左竹西一人躺了一边,大家各自举着手机玩。左竹西浑身不舒服,尴尬两个字仿佛从头发丝写到了指甲盖,他躺了一会儿,实在受不了,一把掀开被子翻身下床,直接将谢其从沙发上拎了起来,然后自己躺了上去。
  谢其穿着睡衣站在沙发边,迷迷糊糊搞不清眼前的状况。
  “你,去屋里睡去,太热了我睡不着。”左竹西直接指着人道。
  “太热了你开空调啊,你来这儿......”谢其大概确实迷糊着,作势又要往下坐,左竹西却忽然伸脚踹了人一下,直接把谢其踹清醒了。
  “里面睡去。”他给谢其使了个眼色,暗示自己实在是睡不住,换换。
  谢其心想你睡不住我就能睡住了?他面露难色,磨蹭着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会儿了出去开房也不现实,而且也不合适,可要他和余声一起睡,他也实在觉得不妥,重点是尴尬。
  正当他心烦意乱时,里面的余声忽然出来了,他已经穿好了上衣,似乎要出去。
  “你干嘛去?”谢其盯着他问。
  “昂,刚刚有个朋友给我发消息说让我去他家一趟,他的猫找不到了,我去帮他找找,你们先睡。”余声不动声色,看了谢其两眼,从旁边的架子上找衣服。
  这个一个实在不怎么高明的借口,谢其已经猜到,他今晚一旦出去就不会再回来,可能是在酒店睡一晚,也可能是在某些其他场所一个人呆着,只为了让他和左竹西好好睡一觉。
  朋友的猫丢了,亏他想的出来。
  “十一点了,要找也明天找吧,太晚了。”谢其拦住他的去路,顺便将他手里准备要换的裤子扔到一旁的架子上,先一步走进了卧室。
  余声盯着自己空d_àngd_àng的手有些不知所措,另一边的左竹西看着他们,顿了顿朝余声说:“是啊,明天再去吧,太晚了,顺便关下灯,嘿嘿。”
  余声迟疑了片刻,走到门口将客厅的灯关了,卧室里的床头灯被谢其打开了,隐隐有光晕映出来。
  “晚安。”左竹西朝他比了个手势,余声也回了句晚安,进了里面的卧室。
  这么快再次同床共枕是谢其没想到的,他依稀记得今早起来时,满地的狼藉和杂物,卫生间里到处扔着的衣服,全部都是s-hi了,光看着就能猜到昨晚是多激烈,然而一天还没过,两人就又睡在了一张床上,这难道是天意?
  尽管谢其心里五味杂陈,脸上却不动声色,他在床的一侧躺下,然后侧了个身,背对着余声说了句:“早点睡吧。”
  余声犹豫片刻也终于爬上了床,他又换了睡衣,床垫跟着人的动作往下塌,谢其没来由的紧张起来。
  房间里的灯熄了,原本昏昏欲睡的谢其此时毫无睡意,他能听见余声的呼吸,然后不知是谁的心跳,让这本就不大的空间显得越发逼仄。
  呼吸都放轻了,谢其不敢乱动,生怕一不小心触碰到对方,让本就尴尬的空气更加凝固。
  房间里的床帘压的很实,他看不清余声到底躺在什么位置,但奇怪的是,只要一闭眼,脑子里全是昨晚的余声。明明他也是当事人,现在却独立的站在第三视角回顾昨天的影像。
  闭着眼吻他的余声,将他摁在墙上的余声,舔他喉结的余声......还有那些低眉顺目的瞬间,x_ing感的,痴狂的,一幕一幕,全都猝不及防的跑出来了。
  谢其暗骂了一声,这还怎么睡啊!
  难怪人说不能冲动,这可都是冲动酿下的苦果。
  酝酿了约莫一个多小时,谢其还是睡不着,肩膀倒是被压的麻酥酥的。余声那边没动静,大约是睡着了,谢其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应该翻个身,不然一觉睡残废了可就厉害了。
  小心翼翼的侧过来,身后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谢其用胳膊撑住,尽量不搞出动静。两人中间似乎还有很大的空隙,谢其翻过去之后,略往前摸了摸,发现还够,便往床中间靠了靠,毕竟贴着床边睡太不舒服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