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仙侠修真 >

起雨华灯夜 作者:司沐絮(下)

时间:2020-09-16 10:02标签: 前世今生 古代幻想 虐恋情深
浅涞湖边遇碑灵 流澈军训练营内,连煜添站在岗哨台上,山下的迷雾渐起,方才平息了的战乱,恐怕不久之后,又将燃起了吧! 将军,人已带到。话音刚落,身后的将士便退了下去,紧接着玄衣少年出现在岗哨台上。 连煜添转过身,神色平和地介绍着:我乃流澈军的统
  浅涞湖边遇碑灵
 
  
  流澈军训练营内,连煜添站在岗哨台上,山下的迷雾渐起,方才平息了的战乱,恐怕不久之后,又将燃起了吧!
  “将军,人已带到。”话音刚落,身后的将士便退了下去,紧接着玄衣少年出现在岗哨台上。
  连煜添转过身,神色平和地介绍着:“我乃流澈军的统领,连煜添。”
  话音方落,颐骁一诧,这一位方才可是站在了那犹似帝王般的男人的身后,因而问道:“您是……连将军,方才在楼阁上坐着的那位是?”
  “骆庄君王,亦为流澈军的创始人,酩悦君,”末了,连煜添又多加一句,“与你对战的,是当今的骊姬。”
  闻言,玄衣少年当下一惊,紫衣女子如花的笑靥又在脑海中浮现。原来她竟是骊姬,果然只有那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
  连煜添看着眼前的这个玄衣少年,想起了骆栾川临下山前嘱咐他的一番话:“这个少年,往后便是你的人了。好生教养着他,莫要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
  他自是明白主上这一番话的内中含义。这少年,看着虽是腼腆之人,可方才在擂台上,眼里那凌厉的眼神却是藏也藏不住。
  见他不言语,连煜添又道了句:“你既入了流澈军,往后我便是你的直属上司。”
  一听此言,玄衣少年又是愕然一愣,随即问道:“我听闻,新兵进营不都是先行在营中参加训练的么?”
  “我虽为你的直属上司,但新兵的训练自然一样不少。”
  “是。”
  直至过了午膳的时辰,颜纾在华琛殿内转了一圈,竟也丝毫不见南寻的身影。那人,自昨晚之后,竟如同销声匿迹了般。
  她虽是昨晚才入的华琛殿,可方才在殿内逛了一圈时,无论是做杂役的宫人,抑或是管事的麽麽,无不待她礼遇有加。她甚感奇怪,不过才在此处住了一晚,这殿内的众人,竟都认识她了?
  而颜纾不知的是,自昨晚她入住华琛殿后,便在华琛殿内的宫人间传开了。因她是这华琛殿内,惟一一个入住的女贵客,身份贵贱与否显而易见,宫人们自然不敢怠慢了哪里去。
  “南辰,你家主子呢?”转角之处,便望见南辰往外边走去,颜纾赶忙上前叫住了他。
  南辰微微作揖,问道:“纾小姐找少主可是有事?”
  颜纾笑道:“倒无甚要紧事,只是觉着这里有些无聊罢了。”
  “少主如今不在宫里,纾小姐若觉着无聊,我命人备辆马车,让您出宫逛逛便是。”
  颜纾抬首望了眼廊外的天色,道:“今日天色也有些晚了,改日吧!”
  “好,纾小姐若有何需要,尽管吩咐管事麽麽便是了,”末了,南辰又道,“纾小姐若无事,南辰便行行退下了。”
  颜纾点点头,望着南辰远去的背影,心念着:这人却是呆板得紧。
  陪漓灀用完午膳后,骆栾川便先行回离辰宫处理政务去了。漓灀坐在霜绪宫的亭阁上,吃着阿叶端上来的桂花糕,望着远处此起彼伏的山峦,心想着这霜绪宫虽好,却终是不如浅涞湖来得自在些。当下心一念,转身留下张字条,便动身去了浅涞湖。
  来至浅涞湖处,已然是接近黄昏了,漓灀按了常日的习惯,朝着湖边的那棵大树轻轻一跃,却冷不防地听到一句如孩童般的声音:“哎呦,哪个无耻小子竟敢打扰本大爷休息?”
  已然端站在树枝上的漓灀微微一愣,东瞧西望却未曾见到周围有一个人影。
  “原是你这小姑娘。”声音竟是来处低处,漓灀颔首低眉,一瞧,树下竟有个比巴掌还小的小人儿长着个胖胖的小身子,扑扇着一双透明的翅膀,叉着腰,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朝着漓灀喊道。
  “你是何物?”漓灀觉着好笑,亦学着它的姿势问道。
  小人儿扑扇着翅膀,飞至漓灀的眼前,一脸诧异地道:“本大爷你都不知道?”
  未等漓灀答话,它又一脸嘲笑漓灀无知的模样,神气地道:“但想想,尔等凡夫俗子,又怎会认识吾这等高贵的仙灵。”
  漓灀亦一脸的嘲笑,学着它的语气道:“何处的仙灵,竟长成你这模样?”
  一听此言,小人儿怒气冲冲地道:“尔等卑贱的凡人,竟也敢嘲笑本仙灵?真是活腻了,我……哎哟……”未等它道完,漓灀一个手指朝它的小额头便戳了过去,痛得它捂住了额。
  “本姑娘虽为凡人,可并不卑贱。”漓灀亦一脸神气地道了句。
  话音却才落下,小人儿忽而一脸惊讶地看着漓灀,道:“你……你究竟是何人?身上竟会有原析的灵力?”
  “原析?”这名字怎像在哪里听过一般,她微锁着眉,忽而想起在寒阵中那声音可提过“原析”这一名字便问道,“你又是何人?”
  “吾乃起雨碑的仙灵,封号灵缘,”话音未歇,灵缘似是明白了何事般,喊道,“我说我怎么突然从央予山下来了,原是被你身上的灵力给吸引了。”
  “你这小小的人儿,竟是起雨碑的仙灵?”漓灀一脸惊讶地道。
  “什么小小的人儿,吾可是有封号的,叫灵缘。”灵缘一脸愤慨地道。
  “好好好,喊你灵缘便是了,”漓灀一脸无奈地道,“你方才可说,是被我身上的灵力吸引而来至此的?”
  灵缘将双手拢在了胸前,一脸鄙夷地看着漓灀:“自然是。如若不然,以尔等凡人之力,又怎可能吸引吾至此?”
  “那你可知,我身上的灵力从何而来?”
  一闻此言,灵缘一脸无语地看着漓灀,道:“灵力于你身上,吾从何知晓?”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