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仙侠修真 >

起雨华灯夜 作者:司沐絮(上)

时间:2020-09-16 10:04标签: 前世今生 古代幻想 虐恋情深
文案: 情缘了却空成恨,因爱成痴执念存。起雨碑上三生魂,灵力六原成绝世。撰写之神现尘寰,千年情缘何去从? 冷情女常侍傲娇贵公子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漓灀,骆栾川 ┃ 配角:南寻,管箕,颜纾 ┃ 其它: 一句话
文案:
 
情缘了却空成恨,因爱成痴执念存。起雨碑上三生魂,灵力六原成绝世。撰写之神现尘寰,千年情缘何去从?
 
冷情女常侍&傲娇贵公子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漓灀,骆栾川 ┃ 配角:南寻,管箕,颜纾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起雨碑上三生魂 华灯之下繁花开 
立意:她深受三重灵魂的诅咒,他用他的执著和长情,助她一路成长
 
 
  骆庄城里人如海
 
  
  于有宋一朝之期,与中原隔海相望之地,有一庄国,名曰骆庄。此庄国与中原立皇制,尊皇霸的体制有所不同,它是四方即东宛、西楚、南临、北漠为求天下和谐、繁荣与共而选出的最强庄国作为统率庄国。
  方今之时,其发展已有七百年之史。骆时七百一十七年,景宁君之庶子骆栾川结束慎应之乱继位为王,号酩悦,年方二十。虽是景宁庶子,可这位继位为骆庄君主的酩悦君在四方百姓眼中乃是一位智德兼修,善谋能断的治世之长才。
  酩悦七年九月十四日,骆庄城街上,各处张灯结彩,人流熙熙攘攘。此时骆庄城的客栈里挤满了从四方各处远道而来的贵族和看客。
  于骆庄数百里之外的地方,从远处策马而来的一行五人纷纷在紫梨木下停了下来,为首的白衣男子撑开随身携带的梨花木扇,抬眸望向高处,墨色的眼眸深处不自觉地漾起了笑意,低沉却不失柔软的嗓音在四处泛开:“此刻你竟在这里,还真是让我好生奇怪啊。漓灀。”
  “百年际遇华灯上,莲莲花开见真情,”空灵却不失娇柔的嗓音在上空响起,只见紫衣一闪,本坐在树上的人便随之站在了他眼前,“如此的百年华灯真情,又怎少得了我风漓灀?”
  这眼前之人,是自己极为熟悉的。如墨如云的乌发简单地用漓玉簪挽了个髻,一双墨色的眸子深处时不时会闪过一丝淡漠的神色,恍若天地万物也不曾映入她眼中,但那唇角随之漾起的笑意却让会你觉得那一闪而过的淡漠神色并非出自她眼中,而纯粹不过是你的错觉罢了。
  “这话竟出自你口中,倒是让我有些好奇了。”白衣男子也轻轻地从马鞍上跃了下来,又道,“此时的你不该是在哪个山野角落里悠然自在着么?”
  漓灀闻言,微微一征,随即反应过来,便笑道:“这骆庄城的百年盛事,我若是错过了,倒是会抱憾终生啊。”
  闻言,白衣男子拱手作揖,雍容风雅地邀道:“既是如此,不知我可否有幸邀请漓灀姑娘共度华灯之夜?”
  “哈哈哈……”一阵短暂的缄默过后,只听得一声清脆的笑声于身后响起,往后抬首一看,紫衣女子已骑上了他的马,又笑道,“此等风雅,果真是我们北漠的管箕公子。”
  “怎会有如此不解风情的女人?”白衣男子喃喃,又似是不甘得不到回答,向着已渐渐远去的背影问道,“华灯之夜,你究竟应还是不应?”
  “能得管箕公子相邀,漓灀自是不胜荣幸。”轻灵的声音似是随风飘来,又踏云而去。马蹄后的尘土过后,紫衣女子早已不见了身影。
  得到她的应答,白衣男子随手撑开了梨花木扇,眼眸深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欣喜,又淡淡地吩咐身旁的贴身侍从桑离:“你且找个地方住下,明日再来骆城。”
  “是,公子。”
  四方之大,最高耸、最有名,也最具诱惑力的山峰便当数这骆庄城外的华连山了。避开骆庄的繁华街道,从小径绕去华连山时,也正当晚霞覆满苍穹之际。如今正值季秋之际,炽日的余晖笼罩着这座传世山峰,高大挺拔的雪杉仿若穹顶之上的神兵将士以昂扬骄傲之态守护着这座传世山峰,望不到尽头的峰顶氤氲着似乎永不能散去的轻雾,给这耸入云端的雪杉更添了神秘之感。
  “千古雪杉林,神武将士兵。真真是名不虚传啊,”望着一排排耸入云端的雪杉,紫衣女子忍不住喃喃,“只是,竟真的和梦中的一模一样呢。”
  师父曾言,拥有三重灵魂的人,一生本该清心寡欲。在沉雨阁的这十四年,纯然是平息了缠绕她多年的梦魇,可梦中的景象却在那温暖如水的环境中显得越发清晰。师父也无法解答她的疑惑,那有关前世今生的孽缘,是否真的只有那九重天上的神祗可知了么?她纵然有多么喜欢沉雨阁里的清脆啼鸣、白鹭飞掠,可她也不甘心,不甘心这辈子就要被困在这如真的梦魇里无法自拔。
  “你真的决定好了么?”沉雨阁内,师父的言语里依旧如常时般平淡无绪,丝毫听不出情绪的起伏。
  “是,师父。”C-H-A上漓玉簪,带上紫漓剑,她最终决定踏出沉雨阁,解开在她出生之时起便已有的三重灵魂之谜。
  “既是已决定好了,你且去吧!”一阵短暂的缄默过后,师父只淡淡地说了句。站在帘子外的她微微一惊,本以为师父会万般阻扰,却也只是简单地一句话。她想,这样也好。
  拜别了师父,她便出了沉雨阁。不知是否是错觉,站在白鹭湖边的她却忽然听到帘子里一声沉沉的叹息,心莫名地一沉,蓝蓝的天幕裹着的四方世界究竟蕴藏着怎样的答案?
  “姑娘,这天可要黑了,你一个人可就别在这逗留了,”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伯担着柴火经过时,看到孑然一人的漓灀正望着前面的雪杉林怔怔地出神,便忍不住劝道,“天完全暗下来的时候,银狐可就要出来了。”
  忽地听到这善意的提醒,漓灀不自禁地弯起唇角和那颤动的睫毛,侧首和老伯道了句:“谢谢大伯提醒,便要回去了。”
  漓灀自己也不曾知道,她那侧目的一笑,不仅仅是眼前历经沧桑的老伯,就连隐在林子深处的黑衣男子和华连山上的雪杉也为之动容。那一笑,是真正散去了眼眸深处的淡漠。那一笑,是与她相识十四年的管箕也未曾见过的。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