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仙侠修真 >

云漫仙途 作者:云覆九州(下)

时间:2020-11-18 10:13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去意已决 那股甜蜜的气息骤然袭来,直抵心窝,瞬间遍及四肢百
  去意已决
 
  
  那股甜蜜的气息骤然袭来,直抵心窝,瞬间遍及四肢百骸。屏逸仿佛触电一般浑身震了一下,随即抬起双臂紧紧拥住了她的身体,任凭自己沉溺在这无限的柔情里。
  那一刻,两个缠绵在一起的人仿佛同时化成了温柔的月光,彼此情意相通,气息相连,不分你我。
  绵深的吻结束之后,紫游软软地伏在他的怀抱中,任凭那种深深的无力感蔓延全身。
  她能清晰地听到,他的心跳得很厉害,却也很欢快,就跟她自己的心一个样。
  然而欢愉只是暂时的,她能跟他在一起的r.ì子已经不多,以后过一天便少一天,趁着此时他还在她的身边,就让她不顾一切地放纵一回吧,哪怕以后回想起来,应该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遗憾了吧?
  相爱又能怎么样呢?还是无法在一起。
  就像少司命所说的那样,他们靠得越近就越是危险。
  一旦有人发现了她的秘密,她就要大祸临头了,那样的话,她所付出的一切努力都将付之东流。她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再也不想做砧板上的鱼了。
  还有那个可怕的诅咒,一直如影随形,偏偏不肯放过他,他是不可以动情的,她宁可让他忘了自己,也不愿见他受苦。
  唉,长痛不如短痛,迟早都是要分开的……
  与其到了那一天走投无路,不如及早抽身回头,挥慧剑斩情丝。
  就这样到此为止吧……
  她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泪水从眼角悄然滑落。
  屏逸把脸埋藏在她的发丝之间,沉溺在此刻的柔情蜜意当中,竟是真的以为她回心转意了,不由得满怀欣喜。
  月轮渐渐西沉,窗外忽已晨光熹微,这一夜竟是如此短暂。
  屏逸恋恋不舍地放下了怀中熟睡着的人,替她盖好了锦衾。
  站在床前,他俯下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嘴角噙着笑意转身离去。
  碧霞宫云梦楼上,看着那道清光自窗外迅即闪入,掌雨使滂沱不禁长长松了一口气,立即从座位上站起身,化出了自己本来的模样。
  “辛苦你了,”屏逸落在楼中,看着暂时代替他的属下,微笑点头,“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她不会是……醒了吧?”滂沱见他与往r.ì有些不同,不仅眼中多了神采,而且脸上也有了笑意,便忍不住问了一声。
  “嗯。”屏逸微微颔首,转身走到案边敛衣入座,眼角眉梢都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喜悦。
  “真的醒了?”滂沱心中大悦,不由得两眼放光,抚掌笑道,“那可真是太好了!”
  言罢,他在心里暗暗嘀咕了一声,若是那丫头再不醒过来,主尊恐怕要急疯了。
  这些天屏逸一直y-in沉着脸,郁郁寡欢,搞得他们四个都不敢大声出气,再这么下去,他们几个还不得憋屈死?
  屏逸瞄了他一眼:“昨晚如何?东皇的耳目可有来过?”
  “那倒没有,”滂沱摇了摇头,语气轻松,“一夜无事,尽管放心。”
  “今晚你继续变作我的样子留在这里。”说着,屏逸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慎重叮嘱,“谨慎一些,不要露出任何破绽。”
  “主尊,老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滂沱忍不住咕哝了一声,神情有些苦恼,“属下最近天天晚上都待在这里,闷都要闷死了,下面是光打雷不下雨,如果再这样下去,下界那些刁民又要骂天了。”
  “罢了,你不愿意就换别人。”屏逸低头浅啜了一口茶水,面无表情地道。
  “谁说不愿意了?”滂沱忽地凑上前,隔案夺过了他手中的杯子,仰头将茶水一饮而尽,咂吧着嘴回味了一下,悠然笑道,“只要能喝一杯主尊亲手斟的茶,属下干什么都愿意,下不下雨无所谓!”
  “没规矩。”屏逸微微蹙眉,白了他一眼,“我看你现在是无所不为了……”
  滂沱咧着嘴放下杯子,倏忽绕到他的身侧,轻轻在他肩头拍了拍,笑得神秘兮兮:“怎么样,挽回小可爱的芳心了么?需不需要属下帮忙?”
  “放肆,想去滚钉板就直说。”屏逸将茶壶往案上微微一顿,假装冷下了脸——滂沱这家伙还真是蹬鼻子上脸了,居然调侃起他来了。
  “属下要是滚钉板去了,那谁来替您守夜、应付东皇的眼线啊?”滂沱忍着笑,在他身边弯下腰,附耳悄咪咪地道,“您要是去不了瑶台,那小可爱岂不是要独守空房啦?哎,好可怜哪……”
  话音未落,屏逸猛然攥住了他的衣领,沉声斥道:“再敢乱说,当心我割了你的舌头!”
  滂沱吓了一跳,眼睛瞬间瞪得溜圆,连忙抿紧了嘴唇,作出举手投降的样子。
  屏逸y-in沉着脸,随手把他往外一推,旋即从案边站起,转身走入了内室,自顾自盘膝打坐。
  滂沱趔趄着倒退了几步,站稳脚跟后整了整衣衫,暗自一笑,知趣地退了出去。
  时光匆匆,数r.ì弹指一挥。
  九重天外,新雨过后,天地间一片空濛,目之所及到处都是s-hi冷冷的,沉寂而萧瑟,一如她此时的心境。
  碧湖上的水月亭中,紫游放眼眺望着迷蒙的远天,缓缓地叹了口气,低头凝视着手中的海蓝龙戒。
  这枚龙戒是敖显送给她的,他曾经说过,只要对着戒指呼唤他一声,他很快就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方才她已经召唤过他了,如果他没有忘记当初的承诺,那么就一定会前来赴约,可若是他已经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那么,她又该如何是好呢?
  她立在亭中胡思乱想着,忽然之间听见了一阵脚步声。
  他来了?她心中一动,瞬地转头看去。
  不远处,曲曲折折的浮桥上面,敖显顿住脚步,定睛凝望着亭中的倩影,不由得满怀喜悦,身形一闪,转瞬便来到了她的面前。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