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书坊-优质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笔墨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仙侠修真 >

无限制神话 作者:废纸桥(四)

时间:2020-01-09 09:20标签: 仙侠 修真
第二百二十六章巧取豪夺(求订阅) 所谓天高皇帝远,苏府在武功城是世家,苏府的二老爷大寿,有些违制之处,其实是再寻常不过的。 放在平时,压根也不会有什么人在意。 但是当真要有人来查,往严了办,则祸患不
第二百二十六章巧取豪夺(求订阅)
  
  所谓天高皇帝远,苏府在武功城是世家,苏府的二老爷大寿,有些违制之处,其实是再寻常不过的。
  放在平时,压根也不会有什么人在意。
  但是当真要有人来查,往严了办,则祸患不小。
  而且正因为苏良嗣是当朝宰相,才更要注意这些问题。
  毕竟占着那么高的位置,眼红嫉妒的人,则太多了。
  何况,楚河还提到了武三思。
  天后临朝,手段狠毒、血腥,天下闻名。武家的人不好惹,不能惹,这更几乎是无数人的共识。
  话音落下没有多久,一个头发花白,眼神昏黄,牙齿稀松,穿着喜庆的老头,就在几个年轻人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就在老头的身边,还有一僧一道。
  楚河身边的一位金丹修士,见了便给楚河传音道:“都是金丹期的修士,动起手来,我们恐怕难以讨好。”
  楚河这次出行,也就带了两个金丹修士。
  另外两个留在神都听从武三思调动,毕竟楚河现在明面上的势力,其实是挂在武三思麾下的。要是随便出行,就把高手都抽调走了,那也不像话。
  “不用动手!且看我的!”楚河淡淡回音道。
  说罢纵马上前几步,连下马的意图都没有,冷漠的扫视着周围,嘴角翘起一丝冷笑,锋利如同刀锋。
  “鸣锣者十二人,敲鼓者八人,违制。宾客过千,开席过百,违制。宴有粮酒,过百坛呵呵!好的很,这已经触犯了天后颁布的禁酒令。”
  说着楚河又抽了抽鼻子,接着说道:“好香的酱牛R_OU_味,私杀耕牛,简直罪大恶极啊!”
  话音一落,楚河身后跟着的一众人等,皆抽出武器。
  就连跟在老者身后的那一僧一道,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方便开口。
  楚河说的这些问题,都存在,并非虚构。
  本来嘛!
  过大寿,就是要热热闹闹的,所以宾客多了一些,还有好酒、好菜都上齐活了。
  但是要真按照礼部定下的规矩来,那确确实实就是违法了。
  老头强忍住心头的不快,抱拳冲着楚河说道:“这位大人!我等乡野小民,却也难事事皆守天规玉律,但凡有不但之处,还望大人海涵。”
  说罢给身边的几个小辈使了眼色。
  几个小辈飞快的去了,不一会便抬出两口箱子。
  箱子沉重的摆在地上,将地面都压出印痕。
  “一箱黄酥饼,一箱白酥饼,还望大人返京时,帮忙带到神都去,交给我那做宰相的哥哥。”
  老头这话说的也算是滴水不漏,绵里藏针。
  楚河却闻言冷笑一声道:“好个两箱酥饼。”
  腰间的横刀出鞘,隔空一斩,便将箱子劈开。
  哗啦!
  箱子里掉出来的,自然不是什么酥饼,而是金饼子和银饼子。
  满地的金银,勾得四周的百姓,看的眼馋极了,不断的吞着口水。那‘香味’可比什么酥饼要浓郁多了。
  “苏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是用这黄白之物来贿赂本官,还是想用此物来污了苏大人的青白?”楚河俯视着老头,冷冽问道。
  四周苏家众人眼中都含着怒火,暗骂楚河这神都来的‘狗官’不识抬举。
  只要苏老头一声令下,这些早已怒火烧心的苏家汉子们,便会一拥而上。
  这些苏家的儿郎们,多有习武,即便不是修士,也有一些手段,人多势众之下,对付起楚河的那些寻常手下,还是可以的。
  再加上苏家请来的几位佛道高人,想要将楚河他们全部留下,也并非难事。
  但是问题的关健在于,楚河打从一开始,就一直坐在马上,立于苏府门外。
  今日又是苏府大宴宾客之时,几乎满城的百姓都聚拢在这里。
  如果苏家敢动手,并且还是不占理的情况下动手,那么传到神都去,就一定会变成杀官造反。
  有那位武三思,武大人在。
  这事情想不判成抄家灭门,株连九族都不可能。
  狐假虎威,这就是楚河的底气所在。
  他与那武三思虚与委蛇,为的不正是这个目的!
  终归是活的久,岁数大,苏老头虽然随时都差点气断气的摸样,却还是吞了这口恶气道:“那不知大人意欲何为?”
  这就等于主动把刀递给了楚河,将自个压在了案板上,就等着楚河挑肥炼瘦一番后好下刀。
  “武大人听闻你苏府有一株奇梅,开的甚是娇艳。”
  “虽然君子不夺人所好。但是借总是可以的!”
  “若是苏老爷有心,便将那梅花借予我,带回神都让武大人玩赏一番。”
  “今日之事,也就当做一场闹剧,我等兄弟也就是打猎路过,与苏府井水不犯河水。”
  苏老头闻言,胸口又是一闷,差点背过气去。
  身后那道人一掌抵住其背心,将真元分解成普通人能吸收的真气,暗渡过去,帮助苏老爷调理气血,免得他直接昏死过去。
  “苏施主平日对我寺多有帮忙,今日可要贫僧出手,帮忙打发了这恶客?”旁边的和尚自然不会让道士专美于前,低声对苏老头问道。
  苏老头却挣扎着站稳身体摇了摇头。
  如果楚河今日带人来,只是直接强取,那他自然可以请帮手出手,将楚河他们给打发了。
  但是楚河一开始就拿住了道理,并且在他处理失误的情况下,犯了错误,被抓到了更大的把柄。
  那么再将楚河这么打发走,就无异于掩耳盗铃。
  不仅仅是苏府只怕是神都为相的苏良嗣也会受到牵连。
  “事到如今,也只能忍痛割爱了!”苏老头心中在滴血。
------分隔线----------------------------
推荐内容